卡夜閣小說閱讀網 > 科幻小說 > 科技圖書館 > 第978章:對視
    陳默消失了。

    消失在會場上,消失在雷達的探測顯示中。

    哇!

    觀眾席上瞬間嘩然。

    瞬間移動?

    還是其他能力?

    無數關注陳默的目光,腦海里都浮現關于陳默能力的猜測。但是瞬間移動也應該會出現,不應該完全消失?

    還是陳默利用自己的能力,逃出會場了?

    那就太滑稽了。

    眾說紛紜。

    但每個觀眾都死死盯著會場,容納千萬生命級別的喧鬧會場,出現短暫的死寂。

    這一種畫面,出現在虛擬現實會場和宇宙各大平臺的直播會場中。

    外界在看熱鬧,場中央的閭華和加拉哈德卻沒有那么輕松,拋卻會場的喧鬧,他們在戰甲里安靜得可怕。

    看不到敵人,卻感覺對方無處不在。

    就像被繩索勒住咽喉,而繩索在不斷收緊,隨時奪走他們的生命。

    冷汗在流,他們手中的武器,不自覺緊了緊。

    對手是刺客戰甲師?

    閭華心頭冒出一個猜測,隱匿身形這種能力,是此刻戰甲師最經典的能力,但他們更多時候,對方隱匿的,要么是量子雷達,要么是光學雷達,二者選其一。

    他第一次碰到,同時在兩種雷達消失的情況。

    對方離開了雷達的探測范圍?

    閭華可不這么認為。

    他能清晰感覺到陳默還在會場,那種威脅感時時刻刻存在,而且非常清晰。細汗在皮膚中滲出,胸口在起伏,閭華甚至能聽到自己細微的呼吸聲和心跳聲。

    忽然,閭華神情驟變。

    一股被死神掐住喉嚨的危險感,籠罩他的身體,刺骨的冰冷從他尾椎骨,直沖大腦。他想逃離原地,卻發現自己如同溺水的游泳者,任憑他掙扎,也無法掙脫束縛。

    劇痛從他胸口襲來,穿透他的身體。

    等他目光恢復焦距時,陳默的身形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在他前方站定。

    長槍穿透他的心臟,將他釘在空中。

    對方沒有從背后偷襲,而是選擇正面。

    他一直將注意重心放在背后,因為刺客戰甲師,在隱匿之后,按照慣性思維,大都會選擇從防備最弱的背后偷襲,這是刺客戰甲師的必修課。

    但陳默不按套路出牌。

    他最引以為傲的十字眼,卻看不到出現在他前方的敵人。

    他輸了。

    嘩!

    閭華從高空掉落時,場面瞬間爆發,無數生命站起來,震撼地看著陳默。

    他們確定,他們沒有看到陳默是怎么出現的。

    就像幽靈,憑空浮現在閭華前方那個位置。

    閭華輸了。

    而場上,只剩下陳默和加拉哈德。

    看到陳默輕描淡寫地解決閭華,甚至沒有一點反抗的余地,加拉哈德瞳孔死死收縮。

    他們沒有小看對手,一開始就用盡全力,只是為了能讓陳默在全宇宙生命面前丟一次臉,但他們的全力,就像打在一團柔軟的綿綿云上,而且綿綿云里還藏有成千上萬的鐵釘。

    閭華的實力比他強一點,如今閭華落敗,加拉哈德心頭形成一股巨大的壓力,讓他細汗直冒。

    而在他準備動手,占據主動之時,陳默周圍的大氣炸開,身體消失在原地。

    ……

    舞臺中的瞳青,眼神瞇起,黑色的眼瞳出現細微的變化,點點亮光明滅不定。

    剛才他也看不懂對方如何出現的。

    瞳青的神情逐漸凝重起來。

    現在,他證實了心中的想法,陳默給了他很特別的感覺。這種感覺,甚至比當年丹給他的感覺還要強烈。

    瞳青平復情緒后開口:“回放剛才的影頻。”

    “好的,先生。”

    戰甲的人工智能答應,剛才陳默消失的全息影頻就被調了出來。

    瞳青死死盯著戰斗復盤的畫面。

    當看到陳默出現的那一刻畫面,瞳青身體微震。陳默不是瞬間飛來的,而是如同幽靈般,身體由虛到實浮現出來的。

    好可怕的能力,好特別的能力。

    這是他從未見過的能力。

    恐怕這個陳默,真的沒有那么簡單。

    瞳青嗅到一點不同尋常的氣息。

    剛才他也開了戰甲的雷達,他的戰甲,可以說集合世間最頂尖的技術,也探測不到陳默的位置。

    不只是他,雷霆和獅暝等人,臉色也變得和剛才不同。

    若一開始認為陳默的個人實力很弱,現在他們早已改觀。

    他們都很清楚,這種能力非常可怕,即便是他們面對,也要小心翼翼,否則很容易中招。

    特殊貴賓席和主席臺上,都陷入死寂,與狂歡吶喊的普通觀眾席形成鮮明的對比,反倒是主席臺的小漁和趙敏等人,此刻臉上都是笑容。

    ……

    “這就有意思了。”

    酒館內,黑色斗篷人目光灼灼看著全息投影上的陳默,慢慢品嘗著杯中的酒精飲料。

    而他旁邊,剛才那三個和他頂嘴的戰甲師,此時乖巧地像溫順的小貓。

    他們曾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兇徒,但此時卻不敢動一動,身體在顫抖,不敢說話,也不敢離開,生怕旁邊這個殺神,會直接捏死他們。

    戰斗畫面很精彩,但他們無心欣賞。

    “我說他贏了吧?”黑色斗篷人紫色的眼瞳,半瞇看了眼旁邊的三個戰甲師。

    “是,您說得對。”三個戰甲師的頭,點得像啄木鳥。

    “既然我贏了,有什么獎勵么?”

    “您說的算,您想要什么,我們都給您。”三個戰甲師哭喪著臉,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念頭。

    “要命也給?”

    三個戰甲師差點沒哭出來,站著不敢動彈,不敢回答。

    “那這頓酒,你們請我?”

    “行行行……”三人深怕說遲,正在拼命點頭。

    黑色斗篷人輕笑一聲,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記得結賬。”

    直到黑斗篷人消失在酒館內,三名戰甲師癱坐在位置上,對旁邊正在激烈討論開幕式戰斗的事置若罔聞,還沉浸在剛才那個生命帶來的恐懼中。

    “好危險啊,沒想到他出現在這里。”

    “那雙眼睛,只是看了一眼,我就感覺全身的血液凝固。”旁邊的戰甲師回想剛才的感覺,打了一個冷顫。

    “他出現的事別亂傳,不然我們要遭殃。”

    第三名戰甲師有一種劫后余生之感,剛才被那個生命看了眼,像半只腳邁入了鬼門關。

    以前只是傳說,卻不想他真這么恐怖。

    就在此時,只聽酒館內,驚呼聲響起。

    哧!

    如同利刃切入紙片的聲音,陳默手中的長槍,穿透加拉哈德的身體,就這樣挑在空中。

    戰甲的光芒熄滅。

    收回長槍,任由加拉哈德的身體往下掉,陳默凌空虛立,俯視瞳青的方向,兩者相隔半空,目光碰撞到一處。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 北京快三的走势图怎么理解 腾讯分分彩分析软件下载 河北快3走试 上海快3综合走势走势图 多乐彩链接 东京快乐8官网 七星彩今天晚上开奖结果是什么 今日银行股票推荐 内蒙古快3玩法说明 河北快3开奖查询结果 上证指数腾讯 七星彩预测专家 辽宁福彩快乐12玩法 北京快3公交时间 重庆分分彩官方网站 股票涨跌的依据和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