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閣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世家 > 第二十六章 差點兒“心懷叵測”
    第二十六章差點兒“心懷叵測”

    不同于前面的事,在這個事情上,劉司令遲疑了好一番,才算猶猶豫豫的答應下來,槍用瞄準鏡是個金貴東西,國內裝備的極少,若非是狙擊手用的狙擊步槍,普通槍械上基本不會裝備瞄準鏡,85式狙擊步槍倒是有瞄準鏡,但整個北郡市軍分區也不過只有幾支而已,軍區里當寶貝一般,那幾名狙擊手更是恨不得睡覺都摟著槍睡,寶貝的不得了,真讓林鴻飛拿去折騰,若非是看到了這件事上對自己巨大的政績,劉司令還真舍不得。

    還有用望眼鏡改裝瞄準鏡,劉鳳才很是懷疑成功的可能性。

    瞄準鏡和望遠鏡雖然都有望遠的用途,但實際上卻截然不同,望眼鏡是貼目光學放大設備,而槍械上用的瞄準鏡則要考慮到槍射擊時的后坐力,是不能貼目的,否則一扣扳機

    “哐”

    一個烏眼青出來了,下面的仗還怎么打

    之所以沒有直接否定,而是聽聽林衛國的想法,是劉鳳才知道林衛國也是個干了幾十年的老兵,斷然不能不知道這個道理,既然如此,那他為什么還一定要提出這個建議先聽聽他怎么說

    林衛國挺不好意思,可這話他還得說,故作氣哼哼的,“我家那臭小子說,就是做個樣子,讓上面的領導們知道這東西的用途,真的用途普通單兵的低倍瞄準鏡,肯定得以后再開發這不是亂彈琴么”

    原來是這么回事

    劉鳳才立刻就明白了,感情那小子是想做個樣子貨啊這個簡單

    “這樣啊,”劉鳳才自然不能說原來如此,笑著點頭,“好,這件事你盡管放心去做吧,回頭我給修造所那邊說一聲,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全力配合你的工作。”

    “是,謝謝司令”這就等于是軍事任務命令了,林衛國站起身鄭重的敬了一記軍禮,“請司令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坐下說,坐下說,”劉鳳才和藹的說道,招招手示意林衛國趕緊坐下,關切的問道,對林衛國的稱呼也不知不覺的發生了變化,“衛國啊,在這件事上,你覺得還有什么要黨委和司令部這邊配合的”

    對林衛國的態度,劉鳳才是越來越滿意了,知道林衛國志在那支部隊的劉鳳才,一時間甚至有些舍不得放林衛國了,一個這么體貼領導、懂的分寸又有能力的下屬,哪個領導會不喜歡可林衛國一走,自己還能找到一個這么放心的下屬嗎

    “配合不敢當,就是有個小小的不成熟的看法,不知道合適不合適。”林衛國小心翼翼的說道,心里對兒子充滿了怨念這小子肚子里怎么就長出來那么多的花花腸子

    還真有建議劉鳳才愣了一下,他是真沒有想到。

    “有什么建議就說么。”端起茶杯來喝了一口水,劉鳳才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失態,淡然說道,“衛國,千萬別客氣。”

    “如果可以的話,是不是將這件事在軍分區黨委會議上通報一下”林衛國很是靦腆,羞澀的說道。

    在軍分區黨委會議上通報一下老天我怎么把這茬給忘記了劉鳳才一怔,隨即額頭上冒出一層細密的汗珠,一顆心“通通通”的狂跳個不停老天爺,老子差點兒犯了政治錯誤了

    這可是要了命了

    無論在任何時候,軍隊的一個核心原則是不能變的,那就是黨領導槍。

    靠著毛太祖那句“槍桿子里出政權”名言打下了天下的我黨,對于軍隊的控制之嚴格,開創了古今5000年來之先河,核心宗旨就一個,一定要保證槍桿子握在黨的手里,為此到現在為止,軍隊當中作戰最高長官是最高軍事長官,具體到北郡市軍分區,軍事方面的一把手就是司令劉鳳才,但真正掌握這支軍隊的一把手確實這支部隊的政委,政委就是代表黨來握住軍隊這支槍桿子的,到北郡市軍分區,就是軍分區政委顧博涵。

    自己只想著在這件事上撈政績了,卻忘記了自己竟然將這件事繞開了政委

    繞開了政委就是繞開了黨委,軍事方面的事情軍事長官繞開了政委你到底是何居心

    這個事情的性質太嚴重了,往大里說,上面的領導會懷疑,你劉鳳才這么處心積慮的想要干什么是不是想要造反吶

    一點不客氣的說,林衛國的這個“建議”,等于挽救了劉鳳才的政治生命,真讓上面的領導們認為自己“心懷叵測”,不要說自己因為這個功績“升職”,還能夠安安穩穩的待在軍分區司令的位置上,以后不被找個理由踢下去就算是自己祖墳上冒青煙了。

    “衛國啊這件事,謝謝你了,你的建議很好,非常好,”劉鳳才知道,林衛國肯定明白這個建議的分量,否則他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用這種方式委婉的提出來,“這樣吧,明天我去找老顧說說這件事,改天軍分區黨委會上再提一提”說道這里,劉鳳才很是感慨,“不過衛國啊,這個事情,可能就要委屈你了。”

    既然這件事成了北郡市軍分區領導下的集體決定,那么林衛國這個具體操作人的功勞,自然就沒有那么顯眼了,這一點之前林鴻飛已經將其中的利弊給他解釋的很清楚,所以這會兒林衛國表示的很淡然,“司令您太客氣了,咱們不都是為人民服務,想著讓咱們人民軍隊更強大么,至于其他的,那都是次要的。”

    又聊了片刻,看看時間已經不早,林衛國便提出了告辭,劉鳳才一反常規,堅持要將林衛國送出去,任憑林衛國幾番推辭都沒用,這次劉司令的態度異常堅決。

    “這個林衛國,什么時候對政治這么敏感了”

    一直看著林衛國的身影消失在了樓的拐角處,劉鳳才皺著眉頭,低聲自語。心中卻已經打定了主意,是要推林衛國這家伙一把,不管這個建議是他自己想到的還是另有高人,這家伙的前途總歸是不可限量。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