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閣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世家 > 第十九章 小覷了兒子
    第十九章小覷了兒子

    先生這個詞,聽起來就文縐縐的,在小王的印象中,貌似只有那些大學的教授啊之類的文化人才會被人稱為“先生”,先生是個十分高尚的稱呼,一般人是絕對當不起“先生”這個稱呼的,這就和你能稱呼和你一樣的士兵“首長”嗎

    所以林鴻飛的話,讓警衛員小王緊張的一張臉通紅,連連擺手,“當不得,當不得,怎么能叫俺先生呢,當不起的”

    不過,林鴻飛的稱呼,還是讓小王心里有了一絲異樣的感覺嗯,先生真好聽,聽起來就是比同志好多了,似乎因為這個稱呼,自己都沾上了一點文化氣呢。

    林鴻飛是國家重點大學的學生的事情,小王是知道的,也知道很多領導都用林鴻飛來教育自己家的孩子,說你要是好好學習,將來就能像是林參謀長家的那個孩子那樣咋樣咋樣,人家堂堂國家重點本科大學的學生,真正的天之驕子,對自己竟然還這么客氣,果然大學生就是大學生啊,瞧瞧這素質跟那些大老粗就是不一樣

    原本是對林鴻飛沒有什么印象的,可因為這個稱呼,小王對林鴻飛的印象一下子好了許多。

    看到明顯有些反應過度的小王,林鴻飛愣了一下,隨即才意識到問題出在那里,不由得啞然失笑,是了,自己是按照后世的交往禮節來和人說話,肯定就不合適了,這個時候大家之間彼此的稱呼多數還在用“同志”呢,先生這個既文縐縐又顯得有些西化的稱呼,也就是放在現在,如果是八十年代初期,那可是會讓人嚇得不輕的。

    對于林鴻飛的禮貌,心底里林衛國還是很高興的,先生哈,這個稱呼聽起來就是比同志好聽,可顯然這個稱呼是將小王給嚇到了,林衛國不得不板起臉來批評了林鴻飛幾句,“你這小子,在學校里學的都是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

    “小王同志,不好意思啊,習慣了。”老爺子發了話,林鴻飛自是連連向道歉,“在外面的時候習慣了,這個以后怎么稱呼”

    林鴻飛還沒有說話,聽到林衛國批評林鴻飛,還沒從剛才林鴻飛對自己稱呼中清醒過來的小王警衛,連連擺手,“這是怎么說的呢,這是怎么說的呢,參謀長您太客氣了怎么稱呼都行,怎么稱呼都行”

    因為太過激動,小王的話有些語無倫次,同時在和林鴻飛以及林衛國兩人說話,不過還好,兩人倒是都聽明白了。

    這小王警衛的意思看來他挺喜歡“先生”這個稱呼啊,能開的起一個總資產上億美元的公司,林鴻飛在心理學方面的造詣自然不低,從小王的這番話里就可以聽出來,其實他還是很喜歡“先生”這個稱呼的,林鴻飛聽的心中大樂。

    林衛國聽出來一點東西,狐疑的看了林鴻飛一眼,“你小子說什么在外面習慣了”

    兒子在大學的情況林衛國并不是很清楚,以前也沒有多想,可現在聽兒子這話里的意思,貌似這小子在大學的時候經常和社會上的人打交道,而且貌似層次都不低沒想到這也就罷了,可一想到這,林副參謀長的心里可就有些不舒服了,立刻警惕起來這小子上學的時候經常和學校外面的人打交道么

    “呃”林鴻飛愣了一下,這才意識到自己好像無意中露餡了好在這小子反應挺快,立刻就想好了應對的辦法,“爸,您知道我是學生會外聯部的部長嘛,既然是外聯部,自然要經常和社會上的那些人打交道。”

    可林衛國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立刻發現了兒子話里的問題,狐疑的問道,“那也用不著用先生這個稱呼吧”

    這老爺子,今兒個怎么就忽然較真來了林鴻飛心中暗自郁悶,可看老爺子那一臉警惕的意思,顯然這個問題如果回答不好,保不定回家就要三堂會審,沒奈何,只能望大里說了,“一般情況下自然是用不著先生這個稱呼的,可我英語口語比較好,經常和外國人打交道,外國人和咱們中國人之間相互稱呼的方式不太一樣,他們彼此稱呼的時候都是以先生來稱呼對方的,如果是女的,則是小姐或者女士,和他們說的多了,多少受了些影響。”

    “你經常和外國人一起說話”林衛國震驚了,能和外國人進行口語交流,那兒子的英語得厲害到什么樣啊最起碼做個英語翻譯是沒問題了吧

    當然,震驚中還帶著不信這小子不是在糊弄老子我

    司機和小王警衛看向林鴻飛的目光更是充滿了崇拜,他們可沒有林衛國想的那么多,在他們想來,像是林鴻飛這樣國家重點本科大學的學生,那就是古代的狀元一般的存在,自然是不可能騙人的。

    這年頭能夠和外國人進行無障礙語言交流的,那都是國家的高級人才,沒想到林參謀長的兒子竟然也能做到沒聽說市委大院那邊誰家的孩子能做到呢,咱們軍分區大院就是比那幫子官僚牛逼哈

    因為林鴻飛的這番話,司機和小王警衛竟然心中升起了一股自豪感和驕傲。

    “那你給我說幾句英語聽聽”老林同志依舊有些不信邪,也不管自己是否能夠聽懂英語,一定要檢查兒子的學習成果。

    這個考驗對林鴻飛自然毫無難度,張口就來,“ok,arereadyetsgo。”

    林副參謀長傻眼了,“什么意思”

    小王警衛和司機跟著領導一同傻眼。

    “意思就是準備好了嗎準好了咱們就走吧。,”林鴻飛看了一眼似乎還打算繼續考校自己一番的老爹,一臉征詢的意思,或許還有些調侃,“爸,時間不早了,你看咱們是不是該走了”

    林副參謀長頓時老臉微紅怎么把正事兒給忘了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