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閣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世家 > 第九章 老黃的機會
    第九章老黃的機會

    想到這一點,林鴻飛也不急著往外走了,“黃師傅,您真認識那種經驗豐富的搞金屬加工的老師傅”

    林鴻飛對這個事感興趣,黃老板心中頓時松了一口氣,他還就怕自己的話沒法引起林鴻飛的興趣呢。歡迎來到閱讀恰好,這會兒黃老板的女兒泡好茶,用一個托盤端著過來了,胖乎乎的黃老板便連連謙讓,“來來來,林先生,咱們邊喝茶邊說這大熱天的。”

    林鴻飛有些無語,看著黃老板對自己大獻殷勤的樣子,似乎那句話怎么說的來著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啊。

    “不瞞您說,在咱們北郡市,搞金屬加工這個東西,我老黃不敢說是頭號人物,可前十名當中肯定有我。”兩人分別坐定之后,說起自己的本事,盡管黃老板一再謙虛,可還是一臉的紅光滿面,顯然對自己的本事頗為自豪。

    這話林鴻飛半信半疑,現在這個時候,搞五金店的都差不多,老板手里都有點金屬加工的本事,通常前面是店面,后面就是搞金屬加工的小工廠,說這黃老板對金屬加工在行,林鴻飛相信,可要說這胖胖的家伙的金屬加工水平在北郡市數得著,林鴻飛就比較懷疑了,在沒見到這位胖老兄的真實能耐之前,還是信三分比較好。

    見林鴻飛比怎么相信,黃老板頓時頓時就急了,頓時有要和林鴻飛好好說道說道的架勢,“林先生,您還別不信,老黃我當年還在咱們北郡市第一機床廠的時候,我師父可是大名鼎鼎的石老師傅,說起石老師傅的金屬加工的本事,咱們整個古齊省的金屬加工這一塊,誰敢不豎大拇指”

    “老黃我不敢跟師傅比,可說句自大的話,老黃我還是學了師傅的幾分本事的,”說著指了指自己的這家店面,“林先生,不瞞您說,老黃我能開的起這么大的一家店,全靠老黃的一雙手在這里撐著,您要是不信,咱們現在就試試。”

    做了這些年的生意,老黃算是徹底看透了眼下這個社會,一個商人,背后如果沒有一棵大樹靠著,不說會不會有人來找你麻煩,單單是一個“公事公辦”都能讓你苦不堪言,老黃也不是沒打算找棵大樹靠一靠,可以往的那些大樹,要么就是貪得無厭,要么就是自己本身也就是一個半大的樹,為了這事兒老黃可沒少拽頭發。既然眼下這個年輕人看起來很像是一棵大樹,那么對于老黃來說,無論如何他也要試試再說。

    林鴻飛有些不信自己竟然能夠有這么好的運氣,竟然能夠遇到一位在整個北郡市排的上號的金屬加工的老師傅,不過隨即便想到,看看這位師傅的加工水平也無妨,雖然自己手上的功夫未必有多深,可眼力還是在那里擺著的,加工出來的東西怎么樣,能不能達到自己的要求,一眼便知。隨點點頭,爽快的說道,“那成,那就麻煩黃師傅了。”

    目光在黃師傅的店里掃了一圈,最終落在一塊約厚半公分、長十四五公分、款兩公分的鋼條上,過去將這塊鋼條拿過來,又拿起一張紙在上面畫了一個如同長城的城垛一般的加工圖,標明了“城垛”、“垛口”以及其他地方的規格和尺寸,寫好了之后遞給老黃,笑道,“怎么樣黃師傅這個東西您多長時間能夠加工的出來”

    看到林鴻飛遞給自己的這個東西,老黃師傅頓時有些失望,之前還以為林鴻飛會讓自己加工一個多難的東西么,就這么一個小東西,實在是太沒有難度了,當下信心滿滿的說道,“小玩意兒,簡單,半個小時足夠了,要不林先生您先坐著喝會茶,我先去后面忙一會”

    盡管還不清楚為什么老黃同志忽然之間對自己的事情這么熱情和傷心,可林鴻飛還是覺得這其中似乎有些蹊蹺,這老黃似乎有些熱心過度啊,一個做生意的老板,對自己一個沒有可能從他這里買東西的人這么熱情干什么

    不過既然老黃同志這么信心滿滿,這個問題大可以以后慢慢再說,現在還是先看看老黃同志的金屬加工水平是不是像他說的那么牛逼,當即擺擺手拒絕了老黃的建議,笑著說道,“正好我也沒什么事,去看個熱鬧。”

    林鴻飛的想法,老黃心知肚明,自然知道林鴻飛絕對不是為了所謂的看熱鬧,八成是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這份手藝,不過這也正中老黃的下懷,之前還還有些擔心自己的本事林鴻飛看不到呢,略略謙讓了一番之后,便帶著林鴻飛來到了自己搞加工的后院,惟獨留下他那個十六七歲的女兒在前面幫他看店。

    盡管知道一家五金店不可能有什么好的金屬加工機床,可在看到老林吃飯的那些家伙什之后,林鴻飛還是不由得有些失望后院的加工中心中只有一些簡單的車、鉆、銑、刨設備,實在是太簡陋了,就靠著這些簡陋的設備,老黃真的能夠加工出來自己想要的東西

    可等到老黃合上電閘,打量了一下林鴻飛選定的那塊鋼條開始下手之后,林鴻飛豁的瞪大了眼睛

    高手

    這個胖乎乎的、看上去有點猥瑣的老黃,絕對是金屬加工方面的高手

    這些簡陋之極的加工設備,被老黃用的出神入化

    是的,在林鴻飛看來,眼前的這個黃胖子的金屬加工水平,絕對可以用出神入化、行云流水這八個字來形容。

    以往總是聽說那些共和國老一代的八級技工多么多么牛逼,只憑借著手感就能摸出加工件上哪怕一個絲的加工誤差,那個時候林鴻飛還不怎么相信,在他看來,恐怕那更多的是出于宣傳的需要,可現在看到老黃的加工水平,林鴻飛不由得信了。

    看著老黃在這里做金屬加工,竟然有種令人賞心悅目的感覺,這是一種什么樣的境界可按照這老黃的說法,他只不過是學了他師傅的幾分本事而已,如果是他師傅親自出馬那又是什么樣的境界

    莫非他師傅真是那種在國外被尊稱為“匠神”的八級技工林鴻飛被自己的這個猜測給嚇了一大跳不過隨即心中便是狂喜如果北郡市真的有這么一位神級的八級技工,那自己以后的一系列設想可就有了最強悍的技術保障了。

    說是半個小時,實際上只用了二十多分鐘,老黃便將林鴻飛要求的這一截金屬“城墻”加工完畢,將這金屬“城墻”遞給林鴻飛,老黃顯得信心滿滿,“怎么樣林先生,我老黃的手藝還過得去吧”

    林鴻飛誠心誠意的豎起了大拇指,“黃師傅,沒說的,您搞金屬加工是這個”

    得到了林鴻飛的夸獎和贊揚,黃師傅頓時就笑開了嘴,似乎林鴻飛的認同十分值得他驕傲一般。

    “林先生,我老黃別的沒有,就手上這點本事,您以后要是想要做點什么,盡管來找我老黃就是,肯定讓您滿意的。”看了林鴻飛一眼,老黃小心翼翼的說道。

    “嗯”林鴻飛頓時愣了一下,這老黃師傅話里有話啊。

    聯想到之前老黃師傅拼命的在自己面前表現,林鴻飛心里頓時明白了些,這老黃師傅莫非是有求于自己

    可這個也是最讓林鴻飛納悶的地方,他肯定自己之前一定沒有見過這位老黃師傅,既然如此,他為什么如此肯定自己能夠幫得上他的忙

    “這個好說,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明后天我會再過來一趟,到時候有個活兒還得再麻煩一下黃師傅。”林鴻飛笑了笑,說道。

    雖然看上去這位黃師傅似乎有求于自己,可既然他自己不說,林鴻飛也就不會多嘴。不過既然這位黃師傅手上有真本事,自己給老爺子準備的走后門的東西也并不是非得要航空鋁材質,倒是可以委托這位黃師傅幫忙加工一下了,唯一的難題是今晚如何說服自己老爹答應自己的要求。

    “真的”黃師傅頓時大喜

    剛才他還猶豫著怎么開口呢,畢竟自己和這姓林的年輕人不過是初次見面,自己貿然提出那樣的要求,會不會被人認為自己是有什么陷阱既然他明后天還會過來,那就再好不過了,很明顯這是要做一個常來常往的活兒么。

    “真的,就明后天。”

    “那成。”黃師傅連連點頭,很是激動的樣子。

    這個老黃,到底是想要干什么老黃的模樣,讓林鴻飛越發的糊涂了,這家伙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

    “爸,您對那個人那么低三下四干什么”林鴻飛走了,老黃的姑娘氣鼓鼓的來找老黃的麻煩,“看你跟個哈跟那什么似的,我都覺得丟人。”

    自己姑娘說自己像哈巴狗,老黃完全沒當一回事,一臉的興奮,“琳琳啊,我告訴你,只要咱們把這位伺候好了,那姓牛的處長可就沒法把咱們怎么樣了。”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