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閣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世家 > 第四章 熟悉的那一幕 下
    第四章熟悉的那一幕下

    “媽”看著在廚房里忙碌個不停的身影,盡管和自己的記憶相比,眼前的這個身影要略顯年輕一些,眼角的魚尾紋也變淺了很多,可這個身影,不會錯的,只喊了一聲,靠在門邊的林鴻飛眼淚便嘩啦啦的流了下來。

    那次的變故之后,在市一中當老師的母親段玉珍,原本是可以憑借著自己的教學能力評上個優秀教師什么的,可因為受自己家老爺子連累,一輩子就是個普通老師,先進、優秀什么的都和她無緣,哪怕在林鴻飛的印象中,自己老媽帶的高三畢業班年年升學率都是全市第一、重點線入線學生全市第一。第四章熟悉的那一幕下

    “呀,”聽到林鴻飛的聲音,段玉珍扭過頭,看到自己兒子竟然流了一臉的淚水,頓時大驚失色,忙走過來,一臉關切的摸了摸林鴻飛的額頭,焦急的道,“兒子,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外面裴光榮的喊叫,段玉珍之前根本沒有當一回事,兒子回家是因為工作上的事情不順心,可不是因為生病了不舒服,可此刻林鴻飛的表現,真的是徹徹底底的把段玉珍給嚇到了難不成兒子真的是病了要不然怎么臉色這么難看

    “不,媽,我沒事,”林鴻飛使勁搖了搖頭,“就是餓了。”

    “真的沒事”手上傳來的感覺,讓段玉珍也覺得林鴻飛應該沒事,可心里還是有些狐疑沒事你哭什么一個媽媽對兒子的敏感,讓段玉珍本能的覺得自己的兒子今天似乎很有些不對頭。

    “真的沒事。”林鴻飛掩飾的咳嗽了兩聲,指了指廚房里段玉珍正在炒的菜,“媽,是您的這個辣椒炒肉太嗆了。”

    段玉珍的廚藝不錯,尤其是辣椒第四章熟悉的那一幕下炒肉更是一絕,林鴻飛父子倆最喜歡拿這道菜下飯,火辣辣的辣椒和肉吃進嘴里,腦門上瞬間辣出一腦門的汗,感覺那叫一個爽不過這道菜唯一的缺點就是炒菜的時候辣味飄蕩的滿屋子都是,哪怕有抽油煙機也不行,以往自己炒這道菜的時候林鴻飛也是經常被嗆的鼻涕眼淚一起流,難道今天也是被嗆到了

    “真的是沒事,”林鴻飛咳嗽了兩聲,以示意自己真的是被段玉珍的辣椒給嗆到了,“剛才睡了一覺,覺得餓得難受,就來看看媽媽你做的什么好吃的。”

    這樣啊。段玉珍的臉上便浮現出滿足的笑容作為一個母親和妻子來講,再沒有什么比自己的丈夫和兒子對自己親手做的飯菜喜歡有加更加讓他感到高興的了。

    “好了,媽,您忙吧,我出去了,廚房里這個嗆人勁兒我可受不了。”唯恐被自己媽媽發現了什么,林鴻飛忙說了一聲,推出廚房。

    剛出廚房,林鴻飛的目光不經意間落在了廚房外面的日歷上,整個人頓時一震

    這個年代,家家戶戶都喜歡買一本日歷本,普通老百姓買一個如同新華字典那么大的64開的日歷,有錢人家就喜歡買一個大32開旁邊還有個溫度計的那種臺式的日歷,林鴻飛家里也有一個,就擺在廚房外面的桌子上,林鴻飛的目光不經意眼從日歷上面掃過,卻瞬間怔住了1991年5月26日。

    真的是1991年5月26日

    如果真的是1991年的話,那么現在自己面臨的一切就都有了解釋上天給了自己一個重新來過的機會

    難道老天爺再次給了自己一個重新來過的機會盡管不知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這一切到底應該如何解釋,可現在看來,無論如何也不是一件壞事。

    嘩啦啦的熱水沖刷著林鴻飛的身體,可林鴻飛卻并沒有洗澡,而是在打量著自己自己的雙手,這是一雙并不屬于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的雙手,這是一雙屬于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的雙手,修長、靈活,唯一與那些象牙塔中的男孩女孩們不同的是,這雙手上有一層老繭。

    簡單的說,這是一雙和林鴻飛記憶中自己二十多歲的時候一模一樣的手。

    怔怔的打量著這雙手,難道這并不是一場夢,自己真的重新回到了自己22歲那年或許是夢,可為什么這場夢有如此的真實

    說起來林鴻飛也挺可悲,雖然他也是從后世那個網絡大爆炸的時代走過來的,可對于每天的時間都是以分鐘為單位來安排的林鴻飛來說,在他享受著成功人士所帶來的喜悅的時候,也失去了作為一個普通人的悠閑和娛樂,穿越和重生這兩個物種,幾乎每個國人都聽的耳朵都要起繭子了,可對于林鴻飛而言,自始至終他就沒有接觸過網絡,在別人捧著計算機看著一摞摞的穿越重生的時候,林鴻飛正在翻閱著一本本的大部頭,或者在計算機前面設想著某個零件的設計思路,重生這種在已經被寫爛的但卻依舊有無數讀者樂此不疲的橋段,對于林鴻飛而言卻是一個極度不可思議的事情。

    到現在,林鴻飛依舊還無法完全接受自己已經重生了的事實,洗完澡,林鴻飛躺了好久才睡著,迷迷糊糊之際,一直忘記關了的電燈忽然滅了。

    電燈滅了

    一直迷迷糊糊、到現在還沒有睡著的林鴻飛一下子睜開了眼。

    死人了么

    林鴻飛記得,就在裴光榮來找自己父親的那天晚上,有個膽大包天卻絲毫不懂電學知識的小偷,那賊眉鼠眼瞄向了自己家附近的一個大型變壓器變壓器這個東西可是很值錢的東西,能夠偷走一個能賣不少錢這個變壓器是專門給北郡市軍分區家屬院這一帶供電的,那個膽大包天卻又倒霉到了極點的小偷,半個小時后就被電業局緊急趕來的電力維修人員發現了,不過那個時候,那個小偷已經變成了一團焦黑的焦炭。

    到底是和其他地方不同,盡管停電了也有很多人在罵娘,可軍區大院中并不混亂,相反的,反而還能時不時的聽到小孩惡作劇得逞之后興奮的尖叫聲和小姑娘們被驚嚇的驚叫聲,不過總的來說,這突然的停電倒是給偌大的院子增添了一絲樂趣。

    林鴻飛溜溜達達的向軍分區家屬大院外面走,一路上碰到好幾個從外面急匆匆而回的軍官,軍裝整齊,身上也沒有什么酒氣,不知道是在外面做什么了,看他們這么一副步履匆匆的模樣,很有可能是家里停電之后被家里打尋呼給喊回來的,走在路上偶爾還能聽到幾聲“嗶嗶嗶”的尋呼機的聲音。

    尋呼機啊,這東西真的是久違了,一股深埋于林鴻飛記憶深處的東西在這一刻浮現在林鴻飛的心頭,九十年代初期,數字信號的手機還沒有在華夏大陸出現,模擬信號的手機基本上還是大老板們用的東西,好像現在整個北郡市也不過只有幾千部模擬移動電話,除了那些有錢的老板們、國企領導人們和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領導們以及一部分“官二代”們人手一部之外,模擬移動電話動輒上萬的價格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起的。

    現在這個時候,正是共和方日子過得最苦逼的時候,1985年的百萬裁軍以及共和國“以經濟發展為主”的發展策略,讓軍隊不得不走上了自力更生的道路,甚至出現了軍隊做生意這種在其他軍事強國無法想象的怪事兒,現在的共和隊的軍官們,不要說營級以上軍官人人配車,連bp機這玩意兒,也只有少數主要領導才能夠配上。

    被這蟋蟀般的“嗶嗶嗶”一鬧騰,林鴻飛忽然發現,自己的心情竟然莫名其妙的好了許多。

    “鴻飛,鴻飛,等等我”正這當口兒呢,身后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過來,伴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來人越來越近。

    轉過身,看著這已經到了自己身前的小子,林鴻飛笑了,一拳重重的錘在這小子的肩膀上,“好小子,怎么走到哪里都能碰到你跟鬼似的整日里陰魂不散。”

    “滾”來人毫不客氣的給了林鴻飛一腳,“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哥們這是心情好過來跟你聊兩句對了,怎么回事,聽說你實習的那個單位挺操蛋要不要哥們我幫你一把”

    這小子叫安樂樂,也是軍分區家屬院的,老爹安寶山是一名少校,后勤部的一個處長,負責全軍分區的車輛出勤和維修,算得上是一個肥的流油的部門,年齡比林衛國大一點兒,年輕有為絕對說不上,可這小子的老爹那絕對是個八面玲瓏的人物,不管見到誰整天都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樣,林鴻飛曾經一度懷疑這丫老爹的臉會不會在某一天笑爛了。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