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我有說過的吧,別老跟著我。”

    萬婕已經記不清自己到底跟威廉這家伙說了多少遍這樣的話。事實上,如果不是她失去了神性,如果不是現在她實力不足。就憑威廉這惱人的做法,足以讓自己給他點苦頭嘗嘗了。

    然而,成為靈體狀態的威廉恰是吃準了萬婕奈何不了他的這點,怎么趕也趕不走。

    “我的目的和你是一樣的,為什么要排擠我呢是因為我現在的模樣不討人喜歡,還是說你單純的怕鬼”

    “你說什么,怕鬼鬼是什么東西是指你這樣的存在嗎我們這邊通常都叫它靈體。”

    盡管萬婕在辯解的時候竭力掩飾,可是她的一些不太明顯的肢體動作還是暴露了她的想法。而很不巧,威廉這家伙似乎很擅長察言觀色。

    “我聞到了恐懼的味道,你害怕了。”

    威廉只是稍微靠近了一點,萬婕這邊就立刻后撤了幾步。

    “怕我只是不喜歡像你這種不知所謂的存在。”

    萬婕繼續狡辯著,可惜她急促的呼吸和心跳的加速都說明了,恐懼確實在她的體內蔓延。

    “好吧,為了不讓氣氛變得怎么說來著僵硬,也為了我們之間共同的目標。我向你保證我會離得遠遠的,這樣總可以了吧。再說,如果你真把我趕回去了。你上哪找線索呢”

    威廉主動飄到了離她有半間屋子的距離,這樣的似乎勉強打動了萬婕。

    只見她很快就轉過身說“雖然你的誠意確實有些讓人心動,但是我必須糾正一個關于你的錯誤認知。那就是我絕對沒有害怕的意思在里面。”

    由于氣氛難得緩和了不少,所以威廉很識趣的沒有揭穿她的這一個小小的謊言。只是聳了聳肩膀,然后就飄到隔壁的屋子,說“來吧,我曾經聽到費爾提過他們在有樹的屋子里。想要找到他們,得先找到樹。”

    “樹你為什么不早說”

    萬婕回頭就是質問的眼光,這一刻可是完全沒有害怕的意思在里面。反而倒是讓被注視到威廉,有些不太自在。

    “你不也沒有問嗎還有,我記得我之前提到過要讓你去救人的吧”

    威廉避開了她的目光,說。

    “嗯,你確實說過這樣的話。可是在那之前,你似乎還說了點別的。”

    在確立了雙方的地位之后,萬婕收起了她的威嚴,走過去說。

    “我建議還是別把時間浪費在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上了。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所有人,都越不利。”

    左顧右盼的威廉發現他來到的是一間不能繼續前進的屋子。雖說這間屋子有三個以上的拱門,如果算上二樓的兩個,總共有五個通往別處的路了。可惜,它們全是灰色的,也就是所謂的不可通行。

    這里的拱門上方如果不亮著綠燈話,一般你是不太可能通過的。

    當然,它除外。

    “好一個此路不通呢”

    這是威廉情不自禁發出的聲音,也讓張望了一圈的萬婕,給他下達了一個指令。

    “這些本來應該開啟的門都選擇了在這種時候關上了,我想你應該知道自己現在該做什么了吧”

    萬婕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令威廉有些不太適應。不過好在他的腦袋還算好使,很快就領悟到了對方的意圖。

    于是,十分懂事的他熟練的用自己的身軀穿過一扇又一扇拱門,并盡力在門后尋找起任何有用的線索。

    結果當他的身體像往常一樣直接穿過某一扇拱門時,他的身體發生了奇怪的狀況。一些如同電視花屏般的視覺效果出現在了他的身上,而且他自己也有點快要無法控制自己了。

    為了避免情況進一步惡化,他及時的把身體從那扇門中抽了出來。

    或許是因為發現的還算及時,處理的也比較果斷。他的身體沒有受到更大程度的損壞,起碼目前看起來是這樣的。

    但是,這樣的異常狀況無疑是值得報告的。而且,他很確信萬婕肯定會對這種有趣的事情,感興趣的。

    幾句主觀上的闡述加上一大堆沒有用的廢話,萬婕總算知道威廉遭遇了什么。

    “你大概是碰到了反制裝置。現在,該看我的了。”

    萬婕一個跨步,沖到了那拱門的邊上,然后舉起自己早已挽起袖子的拳頭,重重地砸了下去。

    金屬質感的拱門在吃了一記沉悶的聲響之后,變形了。然而,就在萬婕把拳頭收回的時候,那些被打至凹陷的地方,居然正在用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

    “記憶金屬嗎沒有想到德米居然連這樣的技術都偷到了。”

    喃喃自語了一句之后,萬婕立刻著手新的攻勢了。因為她很清楚,如果自己不在它復原之前給足壓力的話,那自己就是在做無用功。

    一連串的拳打腳踢讓厚度驚人的拱門有些吃不消了,盡管萬婕這邊似乎也不怎么好受,已經紅腫的拳頭說明了她也付出了不少的代價。好在,隨著拱門的應聲而倒,和一陣憑空騰起的煙霧,萬婕總算是打出了一條通路出來。

    煙霧很快就散去了,在煙霧的后面,是一棵周身發著熒光的樹以及于思奇和安神父兩人的身影。

    “他們果然在這。”

    發現情況的威廉剛打算飛身過去,就被萬婕給拉住了。可惜的是,她只能讓自己火辣的左手感受一絲來自冬季的冰涼。

    沒有察覺危險的威廉又一次被黃光給罩住了,這一次,他的身體開始大面積的出現花屏狀態了。腦子里的意識開始逐漸消失,自己的記憶也在慢慢的消散,身體更是像被人奪走一樣。

    “啪”的一聲清響,讓有些迷糊的威廉回過神來。他看著一臉責備的萬婕,再看了看那發出黃光的地方出現的巨大孔洞,就知道這回是她救了自己。

    “謝謝”

    威廉用嘶啞的喉嚨說著最真誠的話,從這一刻開始,他對她的態度發生了180度的變化。

    “去看看他們的情況,好嗎我不太好靠近那個地方。”

    萬婕指著于思奇和安神父所站的地方說。

    本來按照威廉的做法,他應該是先問“為什么”,然后再行動的。

    不過剛才的事情讓他獲得了對萬婕的信任,正是這份信任與感激,讓他無條件的接受了她的任何指令。

    當然,隨著他自己飄到那兩家伙跟前,他很快就意識到為什么萬婕不想以身試險了。

    他自己還是第一次見到神父和他的學生,兩人像是丟了魂一樣,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彼此。

    有那么好看嗎真是的

    下意識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引發的卻是其中一人開始劇烈的抽搐。

    “我這我不是故意的”

    見到這種情況,威廉趕忙回頭解釋了起來。

    “抱住他們,如果你可以的話。”

    萬婕大聲的說道。其實在她這句話之后,還有一句小到只有她自己才能聽見的話。

    “如果,還來得及的話。”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