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然的睡意讓于思奇很快就進入了甜美的夢鄉。灬菠蘿小灬說tp

    只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當他精神飽滿的從睡夢中時,時間僅僅只過去了一小時不到。tp

    為了確認不是因為自己身處裂隙,對時間的掌控有可能出現偏差。于思奇對旁邊的多邊形問“我睡了多久”tp

    “根據數據監測顯示,您的總睡眠時間49分零31秒,實際入夢時間是37分零15秒。”tp

    多邊形很快就給出了數據,盡管在于思奇看來,這或許并不是他所期待的那份答案。tp

    坐在床沿邊,于思奇確認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態,發現已經沒有那種疲憊和困倦了。tp

    看來,自己確實是已經休息過了呢tp

    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的于思奇突然意識到自己或許可以去叨嘮神父了。一想到這一點,他的臉上就情不自禁的露出了陰險的笑容。tp

    “既然我已經睡夠了,那么差不多也該回去了。對了,我該怎么回去”tp

    于思奇的自說自話被多邊形理解成為了一種新的交流方式,對方在分析了數秒之后,原地轉圈問“我是否可以把您的這段話理解為,您打算取消剩下的服務嗎”tp

    “差不多吧,反正我已經不想睡覺了。繼續留在這里也無濟于事,送我出去吧,如果你可以做到的話。”tp

    于思奇不喜歡磨磨蹭蹭,于是便自行朝著那張椅子走去。不一會兒,在多邊形類似挽留的語氣中,于思奇回到了之前的那個隔間里。tp

    只不過,就在他打算離開這個小地方的時候,一陣腳步聲傳入了他的耳中。緊接著,便是某人開口說話的聲音。tp

    “神父還真是悠閑呢”tp

    “啊,是你啊,圣嘉。能夠重新獲得身體,重新開口說話。這種感覺,應該很不錯吧”tp

    安神父的語氣聽上去有些驚訝,又有點說不出來的味道在里面。tp

    “可不是。盡管只是一個暫時的投影,也比威廉或者那個叫宮辰的可恨之人提供的什么破收音機強太多了。”tp

    圣嘉的腳步聲很響,似乎是因為她有意無意的在跺腳的緣故。tp

    “兩者性質并不一樣,不是嗎”tp

    安神父笑了笑,接著是翻頁的聲音。tp

    “那些書好看嗎”tp

    圣嘉問。tp

    “由于多是傳聞和軼事,所以在初次閱讀時,可能還算有一點新鮮感吧。可是倘若你像我一樣,抱著上百本類似的書一通翻到底的話,就會發現它們之間的相似之處實在是數不勝數。就拿我現在在看的這一本來舉例吧,里面起碼有五個以上的橋段,我在好幾本書里都看到過。有時,我都會開始懷疑,他們是否是組團去參與這類本不常見的特殊事件呢”tp

    安神父又翻了翻幾頁,最后重重地合上書本的聲音還是挺明顯的。tp

    “既然如此,那你為何還要繼續閱讀下去呢就好比現在,我不認為像你這么聰明的人,會察覺不到費爾那家伙的意圖。”tp

    圣嘉開始直奔主題了,看來是終于意識到了,跟神父寒暄只會被帶偏吧tp

    “你太抬舉我了,我可能沒有你或者是其他人想象的那么聰明。最直接的證明就是,我確實沒有看出來費爾有什么不軌的企圖。”tp

    放下書本的聲音響過之后,安神父用平淡的口氣說。tp

    “這怎么可能呢”tp

    圣嘉的聲音聽上去就十分的震驚。在一段沉默之后,圣嘉似乎換了一種方式說“我知道了,神父大概是看書看得有些無聊了。想來是打算借此機會,來捉弄我一下吧”tp

    “你非要去那么理解,我倒也懶得去解釋了。只不過,話說回來,我為什么要去捉弄一個連形體都沒有的ai呢況且,眼下她還在竭力模仿人類的方式跟我進行友好的交談。”tp

    安神父的語氣雖然很平穩,可是字里行間卻充滿了特有的嘲弄。tp

    “可惡,如果不是沒有主機。我肯定能夠分析出你現在在想些什么”tp

    圣嘉氣急敗壞的嘀咕了一句,安神父則故作姿態的說“抱歉,你剛才在說什么我沒有聽見。”tp

    “我在問你,不會真的就這么完全的被費爾這家伙給騙到了吧”tp

    圣嘉倒也很聰明,立刻就找準機會,把話題帶回到之前的上面了。tp

    “這話該從何說起呢不論費爾出于何種目的,他給我們帶來的幫助可是是實打實在的,不是嗎就連圣嘉你,不也是依托著對方提供的臨時供能,才得以現身的嗎在得到別人幫助的前提之下,還對其抱有敵意,可不是什么可取的想法。”tp

    安神父用教育的口吻說道。tp

    “這點小恩小惠就把你們給收買了嗎”tp

    圣嘉質疑的問。tp

    “收起你的懷疑和猜忌吧,圣嘉。我承認費爾確實是個心思周密的人,可是,他不是已經向我們展示了他的誠意嗎所以,在接受這份誠意之后,我們為什么不能稍微增進一下彼此的關系呢事實上,我的學生之前也跟你一樣對費爾抱有偏見。但是,很快他就打消了。”tp

    安神父勸說道。tp

    “我沒想到神父你居然會是這樣的人,是我圣嘉看走了眼。”tp

    腳步聲的離去,似乎宣告著這場私人的對話以不歡而散的方式,謝幕了。tp

    于是,已經聽夠了的于思奇走出了這個小隔間。他在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安神父,后者正用一點都不吃驚的眼神看著他說“你狀態不錯呢”tp

    “可不是嘛居然只睡了不到一小時就完全精神飽滿了,我甚至感覺到自己比以前更精神了。”tp

    于思奇的心情很好,這肯定不光是因為他剛剛才睡醒的緣故。tp

    “那么,你應該聽到了我和圣嘉的對話吧”tp

    安神父試探性的問。tp

    “我不是故意想聽的。”tp

    于思奇解釋了一句,發現安神父壓根就沒有生氣。tp

    “然而我們還是會碰到走漏風聲的時候。”tp

    安神父眨了眨眼,于思奇一開始還沒有明白他的意思,直到費爾重新出現在他們的視野之內。t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曜于琴的都市怪談,微信“熱度網文或者rd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