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搖晃中睜開雙眼的于思奇,見到的是宮辰那張帶著些許擔憂的臉蛋。tp

    “如果方便的話,我希望你能別再晃我了。我現在就感覺自己像是剛坐了趟過山車一樣,想吐。”tp

    有些犯惡心的于思奇定了定睛,看到安神父正在一邊和也在剛剛蘇醒過來的萬婕進行著小聲的交流。從他們時不時朝自己這邊投射過來的目光來看,于思奇甚至都可以推斷萬婕很有可能在向神父復述他們剛才的經歷。tp

    聽到了于思奇的抱怨之后,宮辰很識趣的放開了他。并跟他說起在他昏迷之后,發生的一些事情。tp

    “一看到你情況不對,神父立刻就趕過去了。這下可就真是苦了我了,一個人活活抗了長達半分鐘之久。”tp

    注意到宮辰在說這話的時候,還有意無意的把手在自己肩膀上被磨破的地方來回晃悠,于思奇就已經很清楚他的意圖了。tp

    這家伙大概是心疼自己的名牌外套,又不好跟安神父攤牌,只好找自己訴苦呢。tp

    察覺到對方的意圖之后,于思奇開始把目光放在了神父那邊,因為他看到萬婕好像已經站起來了。tp

    “也許你可以嘗試跟神父說一說這事,指不定他就會給你買件新衣服呢。”tp

    于思奇隨手說道。tp

    “算了吧,別說讓神父那種鐵公雞拔毛了。就算是跟機構里要錢,都未必行得通。”tp

    宮辰擺了擺手,一副算了算了的架勢。可是轉眼過后,卻又能不時地在耳邊聽到他小聲的嘀咕,這下該怎么跟小芳交差啊,明明是她買的。tp

    “看在你這次出了不少力的份上,我給你買吧。”tp

    和萬婕一并走來的安神父,對于思奇笑了笑,就跟宮辰說道。tp

    “什么神父你在開玩笑”tp

    宮辰假裝很驚訝的樣子,只可惜他的小動作出賣了他自己。tp

    “如果你打算讓它成為一個玩笑的話,我本人肯定是不會介意的。不過,我猜你肯定不愿意放棄這次機會就是了。畢竟,這可是讓你口中的鐵公雞拔毛的大好機會啊”tp

    很顯然,安神父不光鼻子好使,耳朵也是尖的不行。tp

    “你真的是人類嗎”tp

    這回,宮辰是真的露出吃驚的表情了。tp

    “如假包換的人類。”tp

    安神父似乎不愿在這個話題上糾纏過多,只見他立刻轉身和于思奇說道“你的事情,剛才萬婕已經都告訴我了。不得不否認,你確實總是能做出讓人意料之外的事情。”tp

    “是啊,我自己都已經開始漸漸習慣了。”tp

    于思奇聳了聳肩。tp

    “很顯然,需要適應的不僅僅只有你自己而已。”tp

    安神父歪了歪頭,把目光轉移到萬婕身上,問“你現在的身體還很虛弱,真的要這么做嗎”tp

    “等待,只是在浪費彼此的時間,神父。我很慶幸自己能夠知道這一點,我也真誠的希望你也能明白這一點。”tp

    萬婕的樣子確實算不上有多好,和記憶里的盛裝比起來,她現在的衣著雖不是那么俗氣,卻也幾近蒙塵。tp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就按你說的做吧。”tp

    安神父把臉轉回到于思奇這邊,開始問他關于記憶板的下落了。tp

    “還在我口袋里呢。”tp

    于思奇從口袋里拿出那塊晶體板,他注意到在他掏出這玩意的時候,萬婕的目光似乎完全集中在了這玩意上面。tp

    “很好,請把它給萬婕吧。”tp

    安神父的話有些讓于思奇摸不著頭腦,不過,他還是按照神父所說的照做了。隨著晶體板被遞交到萬婕的手里,晶體板本身也浮現出了一系列奇怪的符號。后者看著上面的符號,伸出了自己的左手。tp

    “ct414型號的板子,我記得這應該是非常便宜的款式。”tp

    萬婕像是在端詳著貨物一樣,仔細地打量著手里的板子。tp

    于思奇在這個時候,突然萌生出了一個錯覺萬婕好想是那種去實體店買手機的顧客。tp

    “接下來可能會有點吵鬧,我希望你們最好都把耳朵給捂住。”tp

    在給出了警告之后,萬婕把自己的手指摁在了晶體板上面。tp

    一時間,猶如用指甲在玻璃刮擦的聲音出現在了他們的中間。于思奇竭力克制著這種讓自己頭皮發麻的聲音進入自己的耳內,他之所以沒有發出抱怨的原因,其實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對方已經有打過招呼的。tp

    和拼命堵著自己耳朵的宮辰對視了一眼之后,于思奇很確信自己不是唯一持有此類想法的人。tp

    當萬婕的指尖將最后一個字符給勾勒出來時,當難以忍受的噪音終于徹底消弭不見時,于思奇松了口氣。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就在他和宮辰剛剛慶幸一切總算結束了的時候。tp

    他們的四周,來自廢墟的不同角度都傳來了忽大忽小的哀嚎之聲。tp

    像是有人在哭泣,又有點像是許多人在叫喊。tp

    面對這樣的非人之聲,于思奇只能跟之前一樣,又一次地將自己的耳朵死死捂住了,同時祈禱著早點結束吧。tp

    如果說禱告有用的話,那于思奇無疑不是個虔誠的信徒,他的禱告并沒有得到任何有利的回應。tp

    好在,萬婕并沒有讓這場怪異演唱會繼續創辦下去。在足足經歷了長達幾分鐘的哀嚎之后,萬婕終于打算出手了。只見她隨手將晶體板扔到了地上,這塊質地非同尋常的晶體板顯然有著異于常人的硬度。被這么重重的一摔,居然像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似的,毫發無傷的躺在那。tp

    隨后,萬婕又嘗試了腳踩、拳打,甚至是牙咬等極不文明的姿勢,均以失敗告終。tp

    一時間,萬婕本人的各種嘗試反而徹底吸引住了于思奇他們的注意力。沒人還對那些哀嚎之聲有所了,起碼目前沒有。tp

    當然,萬婕本人的這么多嘗試也不是完全毫無收獲的。看著之前毫發無傷的晶體板已經漸漸出現的裂紋,于思奇就已經猜到了它的崩壞,只是時間的問題。tp

    終于,哀嚎之聲停止了。tp

    放下捂住耳朵的雙手,于思奇和宮辰一樣,都在等神父他們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t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曜于琴的都市怪談,微信“優讀文學”看,聊人生,尋知己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