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本站域名"166"的簡寫諧音166,很好記哦166好看的強烈推薦核桃與花生拼盡全力的進攻自然是讓羽沒辦法再如此的悠閑的應對,他開始稍微認真了起來。并數次進行了非常詭異的閃避動作,來避開撲面而來的泥石流。

    是的,核桃和花生兩人的合力攻擊就是將水注入泥土之中,加以攪拌,混合成了噴涌而出的泥石流來沖向身形單薄的羽。

    并且他們還考慮到了羽可能會從天空方面進行逃脫,特意在空中保持著繼續轟鳴的閃電,借以壓制。

    最終被逼入絕境的羽將長劍插在跟前的地面上,雙手開始凝聚一道白光。那道如同屏障一樣的白光直接就將沖向他的泥石流分離開來,直到核桃他們意識到僅憑泥石流是無法傷及到羽半分之后。

    一切都發生了新的變化。

    大地開始動蕩,無數水柱隨著核桃的雙臂張開而升起。破開的地面并沒有就此歸于沉寂,而是出現了更為夸張的一幕,那就是熔巖。

    確切的來說是被熔巖所包裹住的黑色石柱,那一根根黑色的巨大石柱被水流沖刷的直冒白煙,很快就讓這一片區域彌漫在濃厚的煙霧之中。

    使得即便是羽也沒辦法單憑這雙眼睛看清楚周圍的動向,既然如此,那只能運用感知了。

    舍棄掉視覺來感知到底發生了什么對他來說并不是什么太難達成的事情,只是當他開始感知的時候,發現地下又出現了新的晃動。

    而且這個規模比之前那個更大,更為劇烈。

    越來越多的滾燙巖漿流了出來,而這個時候。他的感知中捕捉到了一個新的對手,一個從地底深淵中被核桃他們強行召喚出來的熔巖巨獸。

    這頭渾身上下由巖漿與黑石組合而成的混合生物僅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躥到了自己的跟前,并用前爪搔撓了幾下,將自己辛苦支起的那道白色屏障被撕出了一個大口子。

    “好家伙,強度還挺高的嘛。”羽的斗志被對方給激發了出來,眼看這道屏障已經不能再好好保護到自己了。不如索性直接去掉,正面與之交鋒。

    看到屏障消失,那巨獸的利齒之間流出了些許由巖漿組成的涎液,將地面燒得滋滋直響。在羽的注意之下,巨獸率先發起了攻擊。一個飛身過來的猛撲,直接就迎向了他的面門。這一個幾乎無法察覺到的動作讓一直在觀測狀態的于思奇都忍不住嚇到了,要知道他的眼睛完全根本上對方的動作,若不是身體此刻由羽所操控,恐怕憑著他的那點能力,直接就要被一口吞下了。

    巨獸的突襲自然不可能直接就對羽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了,但是這也不意味他就十分的輕松。先不說空中依舊有煩人的閃電限制著他的升空權,就說面前這頭巨獸所展現出來的體格和速度,顯然不是可以輕松應對的狠角色。

    看來自己得好好評估一下核桃他們的戰斗力了,沒想到還有如此兇狠的套路。

    在又一次與巨獸擦肩而過之后,羽注意到自己的外套好像被燒破了一個小角。心道有些不妙的他開始尋求其他的方式,首先天空那邊肯定是沒辦法通行的。而躲在石柱上的核桃與花生自己也不好過去,因為那邊地面有很多巖漿在那么冒著火星。目前唯一能夠解決的還是這頭像是瘋狗一樣的巨獸。

    既然如此,那就打唄。

    回身一次下劈,在沖向他的巨獸額頭劃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更多的巖漿從傷口中流出。巨獸吃痛的頓了一頓,側身向他發出了幾道非人的嘶吼。也正是這次傷害到巨獸之后,羽注意到那頭巨獸開始在流出的巖漿里滾來滾去。

    當那些巖漿逐漸冷卻時,渾身上下被黑石包裹住的巨獸再度自信滿滿的向他襲來。

    沒完沒了是嗎面對敵人的進攻,驕傲的羽沒有選擇任何的退縮,而是持劍向對方刺去。他覺得眼下正是結束這一切的大好時機,可是他錯了,錯的非常離譜。劍尖在碰到巨獸鼻尖的那一瞬間就被徹底的彈開了,劍身扭曲的弧度很大,若不是他反應及時做出了一個極限般的側閃,避開了巨獸的這一次沖鋒,恐怕他可能就要被活活給頂死在這里了。

    感受著仍然有些震動的劍刃,再看了看巨獸那身上的那一層厚厚的黑巖,羽大概了解巨獸剛才為什么會特意做出那樣的動作了。

    加固防御來應對自己手中的武器嗎好家伙,腦子挺好使的呀。

    既然自己的武器無法再刺穿對方的外殼,那么再企圖使用它未免就顯得有點不太理智了。于是乎羽收起了長劍,轉而攢緊了自己的拳頭。

    擺開架勢的羽趁著巨獸轉身的那一個破綻,直接沖了過去,對準它的后背就是一頓猛捶。

    拿拳頭去打連武器都刺不穿的外殼怕不是瘋了吧于思奇是這么去思考的,若不是他現在說的話完全無法傳達到羽的耳中,恐怕他早就開口阻止其做出這樣的魯莽之舉。

    然而讓于思奇沒有預料到的是,當緊握的拳頭擊打在堅如磐石般的外殼之上時,它居然出現了肉眼可見的裂痕。

    并且隨著擊打次數和頻率的增加,裂痕越發的明顯起來。

    而巨獸也因為擊打所造成的吃痛而連番后退,甚至被羽給打翻了在地。

    看著倒地不起的巨獸在地面上努力掙扎著,羽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朝著它下腹部位沒有外殼的地方一劍刺入,捅了進去。

    大量的巖漿從他的手臂附近流出,甚至有些還潑濺到了他的身上。不過很快就凝固成了小小的硬殼,并隨著他的手臂抖動而剝離了出去。

    隨著巨獸的生命跡象漸漸消失,原本還站在石柱上的核桃與花生就如同風箏斷了線似的掉了下來。

    幸好羽及時伸出了手將他們一一接住,否則這個高度,他可說不準對方會不會因此而落下殘疾。

    將昏迷不醒的兩人安置妥當后,羽持著利劍快步走到孩童的面前,毫無仁慈之心的砍掉了它的腦袋。可是這不光沒有讓這一切都徹底結束,反而更加激發了夢境的第二次變化。

    真正的噩夢,已經來臨。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