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已經差不多是午夜一點多了,獨自坐在書桌前的巴瑞正在聚精會神的讀著一本關于人性與道德的書。這本來源不明的非法出版物一直都是他最愛的書籍之一,里面每一句話,每一個橋段,乃至每一個標點符號,他都爛熟于心了。

    但是就像有的人喜歡餐餐吃面一樣,他只要一有空,就會把這本書拿出來品讀一番。

    其實本來按照以往的習慣,自己應該上床去睡覺才對,畢竟明天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他親自處理呢。可是總有一些突發的意外是自己始料未及的,誰能想到這種已經被徹底封鎖的不毛之地還能吸引得到這么多活人的注意,簡直就像是上天的恩賜。不過有的時候,東西太多也會引發更多的煩惱。他一直堅信著過度的索取只會引發無節制的貪婪,人類想要生存下去必須擁有更加合理的自制力才能幸福。

    所以當他得知他鎮上的那些居民們居然又偷偷以他的名義去抓捕活人的時候,他的內心是抗拒的。人可不是像家畜一樣的可再生資源,在這種不毛之地,每一個活人都是他們避免死亡的一種延續。只可惜這種延續是屬于消耗性的,而且你用的越多,越容易引起外界的注意,這不是他想去面對的。作為這小小國度的掌權者,他有太多太多的理由需要去深思熟慮了。特別是關于黃昏教這一塊的事情,更是他一直都頗為上心的重點。

    正是因為有黃昏教的暗中幫助,自己才能從一介種子商搖身一變成為了新任的鎮長。雖然沒有任何官方的認可,但是在這一畝三分地上,自己也算是成為了王。

    抬頭看了看墻上的鐘表,已經快兩點了。那個愛貪玩的狗子依然沒有給他帶回任何有用的消息,這讓他十分的惱火。若不是看在他姐姐擁有龐大的人脈可以利用,自己早就把這個好吃懶做的狗東西給辭退了,整天就知道游手好閑,辦起正事來總是拖拖拉拉的。

    不就是抓人嗎有必要弄那么長時間嗎這都幾個小時了,也沒見個回話的。

    太讓人失望了

    煩心的念頭讓巴瑞再也看不下一個字了,他不耐煩的合上書頁,雙手揉捏著自己的太陽穴。

    嘭嘭嘭,重重的敲門聲把他從沉思中驚醒了過來。在喊了一聲“誰呀”之后,巴瑞走出了書房,來到了門廳,并擰開了反鎖的大門。

    侯森那尖嘴猴腮的樣子讓自己有些煩躁,本身就心情的他直接沖著大門吼了一聲“大半夜的,干啥呢”

    “出大事啦,我的好鎮長。”侯森擠眉弄眼的說“狗子被殺,離嬸也死啦,那個新來的活人跑啦”

    “什么,你再說一遍”巴瑞有些發愣,他的腦袋似乎還沒有徹底的轉過來。

    “能進去說嗎,我一直都想到鎮長家坐坐的。”侯森左顧右盼的張望了幾下,沒等巴瑞同意,就進到了大廳,然后大喊道“果然鎮長家就是氣派,跟我們這種平頭百姓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去去去,”巴瑞不耐煩的把門關上,急匆匆的問道“你剛才說啥來著,趕緊給我說清楚。”

    “我說,狗子死了,離嬸也死了,那個城里來的家伙帶著槍跑啦。現在幾乎全鎮的人都在離嬸家門口集合呢,就等你一聲令下。”侯森停留在了一架鋼琴前,用極其夸張的語氣說“巴爺可真是文武雙全,不光生意做的好,連藝術細胞都這么豐富啊”

    “滾一邊去,你又不是不知道這不是我的房子,這是前任鎮長的屋子,我自己的房子那天不是被水沖走了嗎”巴瑞生氣的說“而且這鋼琴泡過水了,根本彈不了。現在,回到剛才的話題,你跟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么狗子和離嬸怎么會被區區人類給殺掉呢”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奉命過來跟你傳達消息的,具體內容你還是跟那個人說吧。”侯森用僅剩的獨肢在客廳里到處亂摸說“真是個好地方呢。”

    “那個人你今天是吃錯藥了,還是怎么滴。說話怎么老直說一半”巴瑞作勢欲揍侯森一頓,結果被突如其來的左手給制止了。

    等他定睛一看,發現自己右手邊居然多出了一個人,這位身穿休閑服的中年男子,此刻正用非常失望的眼神看著自己。

    “我不知道教主大人居然會特意到我家做客,是出了什么大事嗎”巴瑞趕忙收回自己的手臂,卑微的說道。

    “要我跟你說多少次,叫我老黃就行了,還有我不是你口中的教主大人。”老黃隨和的說。

    “您說太會說笑了,要是沒有您的幫忙,我們這些污穢的生物早就被那些荷槍實彈的家伙給徹底消滅了。”巴瑞把身子壓的很低,恭維的獻媚起來,一旁的侯森在偷偷笑了幾聲,結果被巴瑞拽著一起彎下了腰。

    “好啦,好啦,能正常點說話嗎我這次特意過來可不是為了聽你奉承話的”老黃不耐煩的說“事實上,我很忙的。”

    “那是自然,自然。”巴瑞點頭哈腰的說“請問您有什么新吩咐嗎”

    “剛才侯森說的話你都聽到了吧,”老黃眼睛看向了墻壁上的掛畫說“如果沒有的話,我不介意再重申一遍的。”

    “完全用不著,教大人”巴瑞察覺到老黃臉上的怒色,連忙改口說“我已經非常明白是什么情況了。”

    “那最好不過了,我這次之所以半夜到你這來,主要是想告訴你,你現在立刻下令叫那些在大街上亂跑、夜不歸家的人通通回去,明天可是個大日子,哪能不睡個好覺。”老黃津津有味的看著那副畫說。

    “您的意思是,讓我把大家伙給叫回去”巴瑞謙卑的問。

    “我一直都很喜歡聰明人,原因很簡單,他們的理解能力足夠高。我想我的話說的已經夠明白了,你只需要照做就是了。”老黃轉身欲走道“順便和你說一句,明天的大型活動我恐怕就不會參加了,還有很多事情要我去忙呢”

    “您慢走,”巴瑞目送著老黃離開。

    一直到大門重新被關上之后,許久不見吭聲的侯森也順勢準備離去,卻被巴瑞給叫住了。

    這一聲喊叫把侯森剛揣進兜里的兩件擺飾給嚇落在地,他一臉尷尬的看著朝自己慢慢走來的巴瑞,立跪倒在地求饒的說道“巴爺放過小人吧。”

    “你都只剩一條胳膊了,怎么還沒有長記性呢”巴瑞彎腰拾起那兩個鍍金的銅制品,用非常慢的速度塞進侯森的口袋中說“喜歡你就拿去吧,反正值不了幾個錢。不過我有一個要求,你得替我跑一趟,把鄉親們叫回去,怎么樣”

    “這事好說,好說。”侯森猛然點了點頭,口里念念叨叨的是謝謝巴爺。

    “謝你個大頭鬼,趕緊給我去辦事”巴瑞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琢磨著那個人的用意,這一夜,他想了很多。

    本章完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