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白天睡的太充足的緣故,所以臨近午夜的時候,躺在床上的于思奇感覺自己可能有些睡眠過度了。睜大眼睛看著昏暗的房間,四下一片寂靜,其他人已經欣然進入了夢鄉。以往出現這種睡不著覺的情況,他都會默默地打開電腦,上一會兒網。但是現在,說起來自己是不是已經很久沒有碰到電子產品了。完全感覺不到有任何的不適應呢,這要是以前,那是斷然不敢想象的事情。作為一名不太喜歡出遠門的普通市民,通常獲取信息的方式也就無外乎三種,公司里聽到的傳聞,網路上看到的新聞,以及吃飯時候的閑聊。而現在,自己卻基本上完全脫離了之前的生活節奏,真的像是換了種方式生活著。

    胡思亂想并沒有讓于思奇難以入睡的情況有所好轉,事實上,正是因為他的胡思亂想,眼下他比任何時候都要顯得精神。已經意識到沒辦法再繼續賴床的他選擇了直接坐起身,看著周圍漆黑的環境,他伸手打開了床頭的臺燈。

    溫和的橘黃色燈光照亮了他的四周,這間由普通病房改造成臥室的房間已經從某種意義上成為了他的新家。簡易粉刷過的墻壁和老舊的桌椅都預示著神父并沒有在這上面破費多少,這是理解之中的事情,畢竟自己又沒有貢獻過一份錢。看著放在桌子上的銀行卡,于思奇想到自己是不是該去為自己置辦點私人東西了,比如最新出的什么水果機,看著就挺合適的。要知道,他之前的所有私人物品都在那場該死的災難之中給毀掉了。不過一想到自己并不知道這張卡里到底有沒有錢,萬一沒錢那么現在自己所設想的統統都無法成立。還是白天抽空出去取款機那刷一刷比較妥當,但是話又說回來,就算里面有錢,恐怕單憑他那點微博的收入也無法想買啥就啥吧。

    放棄鋪張浪費的想法,實事求是的買個最便宜的學生機得了。電腦呢臺式還是筆記本這是個問題,筆記本的好處是可以隨身攜帶。這么說來,平板也不錯啊但是他轉眼想起了自己的處境并不是特別的安逸,如果帶著電器在身上的話,萬一出點什么意外自己豈不是白買了。

    還是臺式更合適他,而且放在這屋里那叫一個安全。

    真的安全嗎他的腦海里出現了質疑的聲音,看看這房子的四周吧,身處拆遷地帶的它從來就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

    時刻折磨他的選擇性綜合癥又一次在他的內心爆發了一場激烈的爭論,為了不讓自己成為這場無意義戰爭的犧牲品,于思奇決定先暫且清空一下自己的大腦。結果當他徹底放空思想的時候,腹中傳來的饑餓感給出了另一難題自己該去找點吃的了。

    客廳比他想象中的明亮許多,大概是因為某人沒有關窗戶的緣故吧,灑進屋中的月光照亮了通往廚房的路。令他感到意外的不是沒有關上的窗戶,也不是從阿澤臥室傳來的呼嚕聲,而是廚房的燈居然是亮著的。

    難道是莎沒有睡嗎還是說萊拉姐妹在工作,她們是鬼魂,半夜工作倒也沒有什么問題。

    等等,一想到萊拉姐妹,他突然意識到上次是不是和莎聊過她們的居住問題,自己是不是好像答應過什么,但是已經記不起來是什么了。

    算了,既然記不起來,那自己再去絞盡腦汁想這么有的沒的純粹是在浪費時間,還是早點去廚房弄點吃的填飽下自己的肚皮才是硬道理。

    故地重游的他很輕車熟路地在儲藏柜里搞到了沒有吃完的剩菜剩飯,隨便洗涮了一下鐵鍋和菜勺之后就將飯菜倒入其中,點燃煤氣灶之后的他只是隨便翻炒了幾下,就聞到了那饞人的清香。

    正當他打算將食物裝入碗中的時候,他的背后摸上來了一個身影,那身影用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把另一個碗放在了他那個碗邊上說“分我一點謝謝。”

    神父雖然壓低了自己的嗓音,但是他那種說話聲自己是絕對不會忘記的。驚訝地轉過頭看著穿著睡袍的安神父,他情不自禁地問“你也餓了嗎”

    “當然,要不然你以為廚房的燈是怎么亮起來的,我們可沒有裝聲控燈的閑錢。”安神父揚起了眉毛說。

    “哦,”于思奇把鍋里的食物分成了兩份,將兩個碗里都盛上了不少的食物。

    當他放下手中的鍋時,安神父直接就把自己的碗拿了起來,用準備的勺子往嘴里塞食物。由于他們之間距離不是很遠,所以于思奇可以清楚地聽到對方發出的咀嚼聲。那誘人的吞咽聲不光讓他的腹腔也發出了抗議,更讓他整個人都行動了起來。

    就這樣,廚房偷吃二人組誕生了。看著神父風卷殘云般地把碗中的食物給消滅干凈,眼巴巴的看著自己時,于思奇連忙把食物朝嘴里扒去。

    知道已經沒有戲的神父很快就恢復了往昔的淡定,只見他輕輕地把餐具放入水池之中清洗了起來,說“我沒想到你也會起床找吃的。”

    “我也沒想到神父又在廚房里偷吃了,原來阿珍說的都是真的,神父真的很喜歡半夜跑廚房里溜達一圈。”于思奇狼吞虎咽地把碗中的食物一掃而光,心滿意足地說。

    “瞎說什么大實話,我只是最近有些想增肥而已。”安神父滿不在乎地說“你的手藝不錯,跟誰學的”

    “單獨出來這么多年了,誰不會去廚房露兩手。其實我只會把剩菜和剩飯放一個鍋里翻炒,其他的完全不擅長。”于思奇坦白道。

    “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要知道作為你的老師,不光在學術上頗有研究,在料理方面也是很有建樹的。”安神父笑著說。

    “那你剛才為什么不自己主動把這頓夜宵給搞定呢,我記得你應該比我來的更早才對吧,不然廚房里的燈也不會亮著的。”于思奇說。

    “有進步啊,居然想到了這種程度。”安神父微微拍了拍手掌說“但是你的質疑是沒有意義的,要知道阿珍的料理都是我教會的,你覺得我會不懂得如何把剩飯和剩菜放在一口大鍋里加熱一下但是你肯定會問,我為什么不先你這么做呢。畢竟從我后續的行為來看,如果我先你一步將它們做完的話,那么可能你現在還在發愁怎么解決饑餓吧。”

    “沒錯,我差不多也是這個意思。”于思奇假裝自己想到了這么長遠,其實他壓根就沒有神父那么大的腦洞。

    “我也是被逼無奈啊,最近阿珍總是懷疑我在偷吃廚房的食物,所以她在每一件食物上都做點手腳。如果我貿然接觸,只會觸發警報。雖然我能夠輕易解除掉這種微末的伎倆,但是在這大半夜里,將所有人都吵醒,是不是顯得有些失禮呢”安神父俏皮地說“不過好在正當我發愁該在滿足自己的需求是否會引發多大的困擾之時,你出現了。你不一樣的,阿珍對你沒有產生任何的懷疑,自然也就不會考慮到你。你幫了我的大忙啊,而且托你的福,我已經悄悄地解除了阿珍設下的預警。”

    “那我是不是干了件不應該做的事,”于思奇突然產生了悔恨的沖動,不過好在很快就消失了,因為神父接下來的話。

    “民以食為天,難道這個世上最重要的不就是填飽肚子嗎”安神父拍了拍于思奇的肩膀,轉身離開道“好了,宵夜也吃了。該回去接著睡覺了,你也早點回去補點覺吧。畢竟今天就是大年三十,我們可是有很傳統項目需要你來配合呢”

    本章完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