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外面風和日麗的環境比起來,小屋里的景色倒是略微讓于思奇感到些許意外。他本以為這個名為的屋內布局多少會跟童話有些關聯,但是現在看來只能說他犯了個先入為主的小錯誤了。

    是的,不但毫無關聯,甚至可以說是充滿了虛假的宣傳。

    空蕩蕩的房子里擺放了一些老舊的家具,其中當屬那張搖搖欲墜的木床最為危險了。從上面那簡易的捆扎手法來看,極有可能是莎自己的杰作。

    右邊靠墻的地方搭建了一個簡易的舞臺,從天花板上垂下的帷幕不時地微微擺動著,像是有什么東西在觸碰著它一樣。

    就在于思奇搜尋著萊拉姐妹的蹤跡時,莎來到了他的身旁說“歡迎來到莎的新家,先生要喝茶嗎還是咖啡”

    “茶吧,”于思奇說“我喝不慣咖啡。”

    “要點心嗎曲奇還是華夫餅或者是蛋糕”莎熱心地問。

    “蛋糕就行了,”于思奇有些在意地說“那個我想問一個問題。”

    “不必過于拘謹,先生。”莎打開了一個櫥柜說“你是想問萊拉姐妹在哪嗎”

    “是的,”于思奇坐在有點堅硬的凳子上說“老實說,我還沒有見過它們呢”

    “她們一直在你身旁啊,你看不見嗎,先生”莎把蛋糕和茶放進托盤里,轉過身說。

    于思奇四下張望了幾圈,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的現象,甚至在他揮舞著雙手去觸摸,也沒有收到任何的反饋。

    他有些掃興地說“當然看不見”

    “我以為你們人類都能看見呢,先生。”莎把托盤放在自己的腦袋上,頂著托盤站在于思奇的面前說“因為屋子里的其他人都不曾一次抱怨過萊拉姐妹老是出現在他們的周圍,嚇他們一跳。所以萊拉姐妹才選擇搬過來和莎一起住的,其實她們還是很喜歡跟人類在一起的。”

    于思奇一邊吃著美味的蛋糕,一邊滿不在乎地說“有這樣的事嗎如果她們不介意的話,可以搬到我的房間里住,反正我也見不到她們。”

    “真的可以嗎”莎眉開眼笑地說“其實因為萊拉姐妹住在這里的緣故,讓莎沒辦法靜下心來練習唱歌了,這下終于完美解決了。你看先生她們在對你微笑呢”

    在接連吃了三塊蛋糕然后猛灌了一口濃茶之后,于思奇心滿意足地說“這個蛋糕太好吃了,是你做的嗎,莎”

    “抱歉,先生,蛋糕不是莎做的,茶才是。”莎表情有些沮喪地說“每個人都喜歡萊拉姐妹做的黃金蜂蜜蛋糕,卻沒有人喜歡喝莎泡的茶。”

    看到神情有些失落的莎,于思奇將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道“茶也不錯的,真的。”

    “真的嗎,先生”莎開心地說“那么再來一份同樣的吧,蛋糕加茶,完美的組合。”

    沒等于思奇說出拒絕的話,莎已經頂著重新盛滿的托盤站到了他的面前,一臉的期待。

    大晚上吃這么多甜食,自己的蛀牙估計又要加重了。吃著蛋糕喝著茶的于思奇盡管有些擔憂,但是架不住如此熱心的款待。

    當托盤上的東西再次被于思奇消滅干凈之后,莎還打算往里面再添點東西。這一次,于思奇趕忙阻止道“不行了,再吃的話,晚上就要睡不著覺了。”

    “那么,你要走了嗎,先生”莎眨了眨眼問。

    “走當然不過在這那之前,我們是不是好像忘記了點什么。”于思奇努力回憶著自己到底是為何而來的,這花費了他不少的時間,不過好在他并沒有被美味的點心和茶水所迷惑。

    “有么”莎一臉無辜地問。

    “你不會是打算借助這些好吃的來打發我吧”于思奇懷疑地問。

    “憑空的污蔑,先生。”莎否認道。

    “那好,那你說說我們這次進屋的目的是什么”于思奇攤開手說。

    “調查奇怪的聲音,”莎唱歌一樣的把這句話哼了出來。

    于思奇的大腦中冒出了一個十分荒唐的想法,就是眼前這張看似純真的桌子,可能并不簡簡單單是一張普通的桌子那么簡單。看似無害的行為和面容下,到底隱藏著什么樣的心機,是他目前無法察覺的存在。

    “你在想什么呢,先生”莎推了推于思奇說“是和莎有關的嗎”

    聽到這句話的于思奇更加堅定了自己的假設,但是他默不作聲地說“沒什么,只是在思考那聲音到底是什么。”

    “你不知道嗎,先生”莎松了口氣,小聲的嘀咕道“莎還以為被發現了呢。”

    這次輪到于思奇問你在說什么了,不過莎顯然裝作沒有聽見的樣子。只見它敏捷地爬上舞臺上說“你所聽到的聲音就是從這塊帷幕之后傳出來的,先生。”

    “帷幕后面有什么”于思奇問。

    “什么也沒有,先生。”莎挑開帷幕說“只是一面非常普通的墻壁而已。”

    “那它為什么會發出聲音呢”于思奇又問。

    “大概是彌不小心發出來的吧,那家伙睡覺的時候老是愛砸嘴。”莎一本正經地說著謊話。

    “真的嗎”于思奇確認地問。

    莎堅持地說“不相信的話,你可以親自過來看看,先生。”

    大步跨上舞臺的于思奇發現這個舞臺比他想象中的要低很多,大概是設計者沒有考慮到人類的腿長吧。

    走到帷幕的跟前,微微擺動的帷幕讓于思奇覺得挺介意的。于是他撐開了一半,把頭伸過去看了看,確實只有一面結實的墻壁,后面什么都沒有。

    但是這就奇怪了,既然是墻壁,為什么會讓帷幕出現擺動呢。要知道自己呆在這間屋子里這么久了,并沒有感覺到任何風的存在。掛在墻壁邊上的帷幕到底有什么用意,恐怕是于思奇無法理解的原因之一。難道真的如莎所說的那樣,僅僅只是彌在睡覺的時候磨了磨牙發出的聲音

    不對,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斷然不會出現只有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音。

    莎肯定是在隱瞞著什么,就如同它這棟小屋一樣,自己不也是花費了一點時間才察覺到了異樣嗎

    莎的聲音打斷了于思奇的沉思“差不多該回去睡覺了,先生,已經快凌晨1點了。”

    “喔已經這么晚了嗎”于思奇微微吃驚地說“那么好吧,今天就到吧。謝謝你的點心和茶水,莎。”

    “這是莎應該的,先生。”莎畢恭畢敬地行了禮說“慢走,先生。”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