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閣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我真要逆天啦 > 第1149章求助,諸葛信誠的震撼
    om ,最快更新我真要逆天啦最新章節!

    楊帆猛甩了甩頭,從那避無可避的驚天一指所帶來的震撼與恐怖中掙脫出來。

    呼!

    忍不住長出了口氣,好一會兒才穩定心神。

    尼瑪呀,竟然又一只半皇妖獸,還沒完沒了了是吧?

    這只半皇又是哪一家的?

    全特么是商量好著來的是吧,否則該怎么解釋在同一天內,他在京華市與聯邦中心城內的分身竟然會同時遭到半皇的襲擊?

    這些妖崽子,這是鐵了心地想要取了他的性命,徹底絕了后患啊!

    楊帆心中帶著憤恨與后怕,幸虧他這次小心謹慎偷偷留了一手,特意派了一具分身出城布陣,否則還真就叫這些妖崽子給得逞了。

    定了下心神,楊帆繼續翻閱孢子分身傳回的記憶碎片,他想要知道,事情到底是如何發生的。

    按道理來講,他的分身若是一直老實呆在城內的地下陣法中樞內,別說是一只半皇大妖,就算是真正的妖皇降臨,也不大可能透過京華市的靈能護陣直接擊殺分身啊。

    要知道,甲級特等靈能護陣的存在,本就是為了防止皇級強者驟然出手,連皇者境的攻擊甲級特等靈能護陣都能抵擋一二,就更不說是一只半皇了。

    “楊師弟,中心城那邊又傳來消息,催促我們幾個趕快回歸,我們在這邊怕是呆不了多久了。”

    記憶碎片之中,楊帆開啟上帝視角,俯空注視著分身記憶中,在他死亡前幾分鐘的一些記憶畫面。

    陣法中樞內,楊帆看到,車鴻羽正站在楊帆分身的面前輕聲自語,像是在告別,神色顯得有些不舍。

    “最多再有兩個小時,我們差不多就能結束陣法模型的收尾工作,完工之后,就不得不離開京華市了。”

    “說實話,為兄是真想再在這里多留幾個月,一直等到把這套十方煉獄誅魔陣完全吃透,至少也要達到圓滿境界之后再離開。”

    “可是,上命難為啊,再怎么說為幻陣師公會的總部也在聯邦中心城,姚城主親自發話求助,為兄也不好拒絕,只能提前回去了。”

    楊帆分身不以為意地輕笑道:“車會長莫不是忘了,我的本尊真身現在也在聯邦中心城,有他在,聯邦中心城的護城大陣很快就能成型……”

    這時,城外的十方煉獄誅魔陣內突然傳來一絲異動,楊帆分身與車鴻羽同時被吸引去了注意力。

    “咦?竟然是一只半步妖皇闖入了陣中!”車鴻羽輕笑搖頭:“真是不知死活啊,師弟稍待,為兄這就去解決了它!”

    楊帆分身起身拒絕:“不不不,這種事情怎么能勞煩車會長,還是我來動手吧,好久沒有出手斬殺這樣的半步妖皇,我都有些手癢癢了!”

    順著楊帆分身的精神感知,楊帆看到此時正被困在陣法中的半步妖皇,竟然是一只火鳳,人身鳥頭,氣勢磅礴。

    楊帆的眉頭不由一皺。

    現在他已然開始有些明白,為什么分身會離開地下的陣法中樞并受到妖族半皇的襲殺了。

    這只火鳳半步妖皇明顯就是一只誘餌,它的目的就是為了引誘分身出城。

    顯然,楊帆喜歡親自出手獵殺高階妖獸的嗜好,已經被一些有心人或是妖給看在了眼里,并很好地利用了起來。

    這一刻,他的孢子分身也完全沒有料到,他眼中的這只誘人可口的經驗怪,竟然只是那只半皇刺客特意給他設好的殺局陷阱。

    果不其然。

    在孢子分身出城進入城外的十方煉獄誅魔大陣的瞬間,那根閃耀著白色光芒的驚天一指便如約而至。

    轟!

    再一次的腦漿迸裂,再一次的神魂湮滅,楊帆一個激靈,清醒過來。

    “十方煉獄誅魔陣,竟然阻擋不住半皇級別的隔空攻擊,看來,呼延教授想要利用這套陣法來阻擋甚至困殺皇級強者的設想顯然并不成立。”

    楊帆的面色變得很不好看。

    雖然遭到半皇攻擊的時候,京華市外的十方煉獄誅魔大陣并沒有完全開啟,不是處在最為強盛的防御狀態,但是失敗了就是失敗了。

    妖族的半皇可以隔空伸進一只手指進入大陣內準確行兇,而且還成功了,就已然說明了太多的問題。

    孢子分身雖然只是一具分身,而且只有半步王者境的實力,但是他對十方煉獄誅魔陣的理解可是與楊帆的本尊一般無二。

    在陣法之中,楊帆就是一方主宰,他所處的位置與落腳點,永遠都會是陣法之中最隱蔽最安全的方位。

    可即便是如此,分身依然慘遭毒手,甚至沒有半點兒反抗之力。

    楊帆相信,同樣的境遇,就算是換成是他本尊親臨,在不動用時空之石之類的保命底牌的情況下,結局多半也是與分身一般無二。

    “半皇的實力,我還是有些低估了啊!”

    這么想著,楊帆忍不住抬頭往無憂居所在的方向瞄了一眼。

    他現在已然有些不太確定,他布置在書房外的十方煉獄誅魔陣還有夢幻現實幻陣,到底能不能欺瞞得過李良才、天暗上師還有諸葛信誠他們三人的神念感知了。

    “該出去了,京華市外有一只半皇大妖覬覦,這可不是什么好事!”

    楊帆沒再猶豫,意念一動,意識回歸,一直緊閉著的雙眼緩緩睜開。

    看到鹿從容正一臉落寞地趴在他的腳邊舔舐身上的傷口裝可憐,楊帆二話沒說,直接一腳就踢了過去。

    這個混帳東西,之前竟然還敢跟他說萬妖山沒有半皇,簡直就是一派胡言。

    那只偷襲楊帆分身子的家伙,敢拿火鳳一族的半步妖皇當誘餌,有一多半就是從萬妖山出來的。

    “嗚嗚……粑粑?”

    鹿從容一臉懵逼,它怎么了它,怎么又特么挨揍了?

    它可是剛剛才為主人出生入死從半皇空間戰場出來啊,就算是沒有功勞它也有苦勞啊,為什么要這樣對它?

    它不就是故意沒有讓傷患愈合,想要在主人跟前表一下功,裝一下可憐,順便看看能不能再求一些資源么,至于這么對它嗎?

    一時間,鹿從容悲從中來,感覺自己所遇非人。

    難受,想哭。

    這委屈誰尼瑪能受得了!

    如果不是怕弄不過,它想要弄死這個沙雕主人的心思都有了。

    楊帆沒有功夫去理會一只寵獸的情緒變化,他現在更擔心的是京華市的安危狀況。

    畢竟他的老爹老娘還有小妹全都在城內,萬一那只半皇突然發了瘋,強行攻城的話,沒有同級別強者的威懾與制衡,僅是靠古澤炎他們幾個半步皇者,根本就撐不住啊。

    沒有絲毫猶豫,楊帆抬起右手,迅速撥通了諸葛信誠的通訊電話。

    現在聯邦中心城內的三位半皇之中,也就只有這位諸葛校長有可能趕去京華市支援了。

    不僅是因為諸葛信誠本身與京華武大的關系,更是因為三位半皇之中,只有他一人還能自由行動。

    李良才與天蟬上師都已半殘,肉身本體困于無居憂不宜轟動,只能神魂分身顯化于外,并不適合這種超遠距離的救援行動。

    嘟嘟嘟……

    電話聲響,很快,對面就有人接通了信號。

    隨即,諸葛信誠手拿折扇的虛擬影響便直接投射在書房之內。

    “楊宗主,這么快就聯系老夫,可是丹藥已經出爐了?”

    諸葛信誠一開口,就開始詢問半皇級別煉魂金丹的煉制情況,雙眸之中閃爍著殷切興奮的光芒。

    “幸不辱命!”

    楊帆一翻手,從儲物空間內將他事先準備好的玉匣掏出,緩緩打開放于諸葛信誠的身前。

    “這是……”

    諸葛信誠雙眼一緊,身形一頓,聲音有些顫抖地輕聲向楊帆問道:“這是……皇級煉魂金丹?!你竟然真的煉制出來了?!”

    要不要這么牛叉?

    他們之前聽楊帆說他能煉制皇級煉魂丹,還以為這孩子只是吹牛逼而已,并沒有太當一回事兒。

    在他們心里,楊帆能夠能那只地蛟的獸魂煉制出幾枚半皇級別或是半步皇者級別的煉魂金丹就算是謝天謝地了。

    萬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成功了!而且還這么快,他們才分開了半個小時有木有?

    這么短的時間內就成丹了,而且還一下煉出了這么多,

    一枚皇級一品的煉魂金丹,兩枚皇級一品的煉魂丹,還有五枚半步皇者級的煉魂金丹。

    特么。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小牛逼了,這是巨牛逼啊!

    楊帆這小子的煉魂術,簡直就是要牛逼到上天了啊!

    諸葛信誠心中驚嘆不止,目光緊緊盯著玉匣中最大,看上去卻并不是最顯眼最耀眼的那枚皇級一品煉魂金丹,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

    不會錯的,這絕逼是一枚皇級煉魂金丹!

    里面所蘊含著的皇級魂力波動,絕對不會有假!

    雖然金丹內斂,自生的丹紋將丹藥內的魂力與藥力完全遮掩了起來,但是卻仍然隱瞞不過諸葛信誠半皇境界的神念感知。

    “等我!老夫這就過來!”

    啪,諸葛信誠急切地丟下這樣一句話后,電話掛斷,影像消失。

    下一秒鐘。

    就在剛剛虛擬影像站立的地方,突然涌現出一股獨特的空間波動。

    緊接著,諸葛信誠的真身便憑空閃現而出,正好出現在楊帆的跟前,目光熱切而貪婪地緊盯著楊帆手中的玉匣,激動不已。

    楊帆的心神一凜,面色出現了一絲細微的變化。

    “果然啊,我布置在書房外的十方煉獄誅魔陣與夢幻現實幻陣,根本就阻攔不住這樣的半皇窺探,只要他們想,隨時都能出入其中!”

    雖然楊帆布置在書房外的陣法都是簡易陣型,功能受限,無法發揮出陣法的全部威能。

    但是就算是如此,也足以證明這些半皇的強大與可怕之處了。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 老时时彩大小单双技巧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定位走势 湖北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股票集合竞价规则 北京pc蛋蛋28投注计划 腾讯分分彩正规吗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排列5开奖直播 甘肃快3和值推荐号码 加拿大28翻倍压的技巧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云 股票大作手操盘术在 甘肃快三是合法的吗 大盘股一定是权重股 体育彩票4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