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閣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我真要逆天啦 > 第955章這小家伙,絕對是一個狠人
    om ,最快更新我真要逆天啦最新章節!

    轟!

    電光石閃之間,牧元忠的掌力剛剛拍到枯骨之上,半步皇者級的強橫骨骼,只在這一掌之間就被拍成了粉末,隨風飄散。

    “這就死了?”

    “要不要這么簡單?”

    牧元忠一陣懵逼,不由抬手看了看自己的右掌,沒想到變身之后的自己竟然已經變得這么牛逼了!

    曹嘉勛啊,京華市最早的一位半步皇者境啊,竟然這么輕而易舉地就死在了他的掌下,感覺有點兒像是在做夢啊有木有?

    “算了,不去管他,死了豈不是更好,有什么好糾結的?現在還是趕緊回去牧氏,看看老夫的后輩們如何了最為重要!”

    牧元忠沒有再想太多,回頭看了楊帆一眼,忍不住沖楊帆伸了伸大拇指。

    “小兄弟牛逼!我老牧算是服了!”

    這個時候,牧元忠但覺身形一重,體內之前多出來的三倍之力也驟然消失,很有一種身體被突然掏空的感覺。

    好虛啊。

    牧元忠不由幽怨又不舍地抬頭看了楊帆一眼,撤狀態的時候好歹也招呼一聲啊。

    這么突然塞進來又突然抽出去的感覺真的很讓人受不了啊,一點心理裝備都木有。

    最大的威脅消失,楊帆不由長松了口氣,此行雖然驚險,但是萬幸,總算是又活下來了!

    而且,似乎還賺了一位半步皇者,為自己的弟子救回了一個失蹤三十幾年的老祖宗,很值當啊。

    “楊帆小友與我京華牧氏應該并不陌生吧?”

    牧元忠閃身回到楊帆的身邊,抬手一指布置在曹氏府坻外圍的遮天掩地大陣,道:

    “這套遮天掩地大陣,雖不是我牧氏獨有,但是這種正反相宜的手段,卻是天晴那丫頭的獨門手法,非親近之人斷不會傳授。”

    事實上,從發現遮天掩地大陣的那一刻起,牧元忠就知道楊帆肯定是自己人,至少與牧天晴的關系非同一般。

    楊帆憨憨一笑,道:“前輩所言不差,晚輩不但與天晴前輩相識,而且還是牧氏這一代嫡系傳人的師傅。說起來,咱們確實是一家人。”

    “不過,現在并不是咱們閑嘮家常的時候。”

    楊帆意念一動,放開了遮天掩地大陣的遮掩效果,抬手往天上一指,道:“前輩請看,現在的京華市可并不太平。”

    牧元忠抬眼觀瞧,待看到正在京華市上空并排而立的十一位半步妖皇的時候,不禁神色大變,一句臥槽在心中響起。

    “這是怎么個情況?剛一出來就趕上了滅城之戰?”

    就算是滅城之戰,這特么也太夸張了些吧,竟然一下過來了十一位半步妖后,太欺負人了!

    牧元忠的目光又轉向了正在與蛇姬對峙的古澤炎他們三位半步皇者的身上,神色亦是一怔。

    “那是,古老校長?還有柳教授、趙教授,他們都還活著,而且也都晉級到了半步皇者境?!”

    牧元忠也是京華本地人,活了一百多歲,自然也參與過五十幾年前的那場曠世之戰。

    對于古澤炎、柳思龍與趙學文他們三個當時的巔峰帝尊自然是印象極為深刻。

    完全沒有想到,時隔五十年后,他竟然還能見著這三位老一輩的先賢級人物。

    胡塵此刻依然隱匿在虛空之中,不為外人所察,否則牧元忠怕只是會更激動。

    “交出楊帆,我們立即撤走,否則別怪本尊今日血洗了你們京華市!”

    “來啊,你敢來,老子就敢走,殺不了你們,我還殺不了你們后背的族群嗎……”

    蛇姬與古澤炎之間的扯皮之聲依舊。

    牧元忠聽到之后不禁一臉茫然,不由扭頭向楊帆這邊看來:“小兄弟,他們說的那個楊帆,不會就是你吧?”

    “應該就是我了。”楊帆悠然點頭:“前輩或是不知,晚輩現在妖族之中還算是頗有一些名氣,妖族的那個獵殺懸賞榜前輩應該并不陌生吧?”

    見牧元忠點頭,楊帆這才淡然說道:“晚輩不才,在那個懸賞榜中排名第四,總榜第四!”

    咝!

    牧元忠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總榜第四?

    這特么還是個人么,這小子到底做了什么好事,竟然能讓妖族把他這樣一個半步王者的小菜鳥給推升到了獵殺總榜的第四名?

    對于妖放的獵殺懸賞榜,牧元忠自然是并不陌生,想當年他老牧也是榜上有名,只不過他當時以七級武帝的身份,直接排到了百名開外。

    所以,牧元忠實在是很難想像,楊帆這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能排到總榜第四的位置。

    總榜第四啊,刨開常年霸占總榜前三名的三位皇者大人外,這已經算得上是妥妥的皇者之下第一人了啊!

    “你是怎么做到的,是滅了妖皇的嫡系血脈,還是燒了妖族的圣地萬壽山?”

    牧元忠好奇詢問,因為按照常理,以楊帆現在這般修為,就算是潛力無窮,也不可能對妖族產生如此大的威脅啊?

    “我是聯邦唯一的一名帝級醫師,同時也是聯邦唯一的一名帝級煉魂師。”

    楊帆傲嬌自夸道:“最近這一個多月以來,我一共醫好了十位重傷瀕死的半步皇者,百位重傷不愈變成廢物的帝尊武者,數百位同樣變成廢柴的高階王者。”

    “同時,我還發明出了一種帝級獸魂捕捉器,任何人都可以用氣血之力或是精神力激發,捕捉任意級別的妖獸獸魂。”

    “而這些獸魂,又可以拿來我這里煉制成丹,不管是帝級煉魂丹還是半步皇者級煉魂丹,我都能煉制。而且成功率也不算低,每只獸魂都至少能保證出一枚煉魂丹或是煉魂金丹!”

    瞬時。

    牧元忠便開始用仰望的目光抬頭瞻仰楊帆的絕世容顏。

    實在是太牛逼了!

    不外乎那些半步妖皇要指名道性想要將楊帆帶走,人族之中有這樣的巨大威脅存在,擱他是妖族的話怕是也會寢食難安。

    現在,牧元忠總算是有些明白,為什么楊帆的修為不顯,看上去并算不是什么強者,卻還能收得他們牧氏這一代的嫡傳為徒了。

    “原來老夫并沒有與時代脫節,三十年之后的年輕人,也就只有楊帆一人比較不正常而已。”

    牧元忠心中輕聲感嘆,不由想起之前楊帆說“其實也不是所有的年輕人都有這么厲害,前輩只是運氣夠好,剛剛好遇到了晚輩而已。”這句話的時候。

    當時他還以為楊帆是自賣自夸,臉皮夠厚而已。

    現在看來,那不是臉皮厚,那已經是他在自謙了啊!

    “小友的意思是,讓老夫現在出去幫忙守城?”

    牧元忠長吸了口氣,將楊帆剛剛透露出來的信息完全消化了一遍,抬頭看著天上的陣勢,輕聲向楊帆詢問。

    楊帆微微搖頭:“前輩沒看出來嗎,那些妖族強者并沒有要強攻的意思,它們守在城外,只是在故意拖住古教授還有城中的那些帝級強者而已。”

    牧元忠微微點頭,這一點兒他自然也看出來了。

    “它們這是想要利用城中的奸細與叛逆,趁機襲殺小友?”

    想起曹嘉勛的身份,還有楊帆為何要布陣力擊殺曹氏族人,清空曹氏府庫,牧元忠輕聲說道:“曹氏也派人參與到了對小友的刺殺之中?”

    “不止是曹氏,還有京華李氏。”楊帆點頭:“誰能想到,聯邦十大家族排名前兩位的世家,竟然全都與妖族多有勾結!”

    牧元忠聞言,也不勝唏噓。

    事實上,就連他也從來都沒有想過,京華曹氏的老祖,竟然會是一位妖靈附生的半妖!

    不過,他更沒有想到,在遭遇到刺殺之后,楊帆的第一反應不是去城主府救助,更不是打個隱蔽的地方躲藏起來,而是這么頭鐵地直接打上門來。

    看他在曹氏府宅外面布置出來的兩座天級大陣,這可是沖著毀家滅族來的啊!

    太兇殘了!

    “這小家伙,絕對是一個狠人!”

    牧元忠心中對楊帆的印象再次有所改觀。

    有仇報仇,有怨報怨,男兒當如是!

    他現在還真是越來越喜歡楊帆這個小朋友了。

    “所以,小友的意思是,滅了曹氏之后,還要再轉戰李氏?”

    牧元忠輕聲向楊帆探問,不知為何,胸腔中的熱血竟然也開始隱隱呈現沸騰之勢。

    “人族叛逆,人人得而誅之!”楊帆果斷應聲,繼而扭頭向牧元忠發出了邀請:“不知牧前輩可有興趣,隨晚輩一同再斬一位半步皇者?!”

    既然曹氏有一位半步皇者級的老祖隱藏于暗中,李氏多半也會有一個。

    畢竟,之前牧元忠已然說過,聯邦十大世家之中,幾乎每一家都至少會有一位半步皇者級的老祖坐鎮。

    “當然!”牧元忠一下就激動起來:“你也說了,人族叛逆,人人得而誅之!我牧元忠豈能做視?!”

    剛剛斬殺掉曹嘉勛所經歷,讓牧元忠信心暴漲,感覺自己已然無所畏懼。

    別說是去斬殺一位李氏的至強老祖,就算是讓他到城外跟那十一位半步妖皇拼命,他也不會有半分怯意。

    “既然如此,那咱們還在這里瞎墨跡什么,趕緊走起啊!”

    說完,牧元忠甚至表現得比楊帆還要急切。

    大手一揮,一張遮天蔽日的巨掌虛影便從當空罩下,沖著整個曹氏府宅輕輕一壓。

    轟的一下,占地十余畝的巨大府坻,還有府內的一眾曹氏族人,全都變成了一片廢墟齏粉!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 极速时时彩是怎么回事 秒速牛牛注册官网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 七星彩技巧顺口溜 原油下跌利好哪些股 北京11选5任务最好遗漏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预测号码 上海选四最新走势图 秒速快三破解软件 2011年上证指数 王中王精选二肖资料 股票权重是什么意思 黑龙江11选5任5遗漏号码 海南体彩飞鱼开奖直播 燕赵排列七开奖公告 日进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