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閣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我真要逆天啦 > 第200章誰動了我的妖獸血肉?
    om ,最快更新我真要逆天啦最新章節!

    回程的路上,黃鐘坐在他的辦公桌前,看著楊帆最終的積分成績,喜不自勝,笑得那叫一個開心。

    “高老師,看到了嗎,我們二十九班得了第一名!我就問你,牛不牛逼,屌不屌?!”

    黃鐘有點兒想要放飛自我,見高向陽低著頭懶得搭理他,他反而更來勁了,主動湊到高向陽的身邊找刺激。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

    因為班里面有楊帆這個拖油瓶,每次都能成功地把二十九班的平均成績拉到全年級的倒數第一,黃鐘這個做班主任的也一直都臉上無光,時常會被情敵高向陽嘲諷鄙視。

    現在,同樣是因為楊帆,他翻身了,做主了,牛逼了,這么好的機會,他如果不在高向陽這個混蛋的跟前好好顯擺顯擺,他晚上肯定會睡不著覺。

    “咦,高老師,怎么不說話了,你平常不是挺能白話的嗎?這個時候,做為同學加同事,你難道不應該恭喜我一下嗎?”

    被黃鐘逼得沒法,高向陽憋了半天終于抬頭露給了黃鐘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恭喜你了黃老師,你這也算是咸魚翻身了,雖然這個楊帆曾經打過你的臉,也不知道什么是尊師重道,但是他到底是你們二十九班的學生,也算是給你臉上漲光了。”

    黃鐘嘴角一抽,不會說話就別瞎雞兒說,想要打老子的臉,你還嫩點兒!

    自從昨天的事情發生之后,老子特么早就沒臉了好么!

    “高老師此言差矣,我與楊帆同學此前只是有一點兒小小的誤會罷,早就已經說開了化解了,根本就不存在師生不和之說,我更沒有被楊帆給打過臉,我們師生二人現在的關系,別提多和諧了。”

    “尤其是楊帆同學,對我尊重得不得了,每次見面都會微笑向我問好,實乃我黃某人班中最得意的門生。你以后若是再敢這么造謠亂說,當心我跟你翻臉!”

    高陽向張了張嘴,最后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丫的為了一點兒榮譽連臉都不要了,他還能怎么辦?再出言嘲諷打擊,還有個雞兒用?

    算了,就讓他得瑟去吧,反正也得瑟不了幾天了,等這屆學生一畢業,一切也就都結束了。

    “唉,誰能想到,卡在武徒二級近十年的垃圾廢柴,竟然也能有崛起飛天這一天,黃鐘這丫,真是踩了狗屎了,竟然這么走運!”

    高向陽心中微酸:“要是我們二十八班也能出這樣一個奇才,我特娘的也寧愿不要這張老臉。這次的冠軍獎勵,豐盛無比,黃鐘這丫弄不好又要晉級了。”

    不怪高向陽羨慕嫉妒恨,實是這場資源爭奪試煉的結果,對他們這些班主任老師也有一定的資源反饋,冠軍獎勵,更是豐厚無比,足以讓任何一位老師至少半年內都不會再為資源發愁。

    “唉呀,頭一次得第一名,心里感覺還有點兒小激動呢咋?高老師,你說校長會不會找我談話,漲點兒工資啥的?”

    “還有冠軍班主任的修煉資源是多少來著,以前也沒有特別關注過,也不知道夠不夠讓我晉級到武師七級呢你說?”

    “不瞞你說,高老師,我卡在六級巔峰已經有快一年的時間了,正是需要消耗一些資源來沖刺一下,只可惜啊,我這段時間一直都在籌備與小麗的婚禮,所有的錢全都用在準備婚房啊裝修啊婚宴啊上面了,根本就沒有余糧。”

    “現在可好了,我們班的學生爭氣,一下就給我掙來了這么多的修煉資源,弄得我都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高向陽的整張臉都開始控制不住地抽抽著,尤其是當黃鐘提起小麗提起婚房、婚宴的時候,更是拳頭緊握,恨不得直接一記鐵拳塞到黃鐘的臭嘴里面,把他那亂說話的口條給轟個稀巴爛。

    太特么氣人了!

    高向陽猛地站起身來,承受不了的對黃鐘怒目而視:“我尿急,去方便一下先!”

    黃鐘也連忙搭話:“好巧啊高老師,我也有點兒尿急,要不,一起?”

    高向陽瞬時就有點兒生無可戀,以前他咱就沒發現黃鐘這丫就這么不要臉呢?

    這是想要惡心死他高某人么?

    “不是,黃老師,你們班的楊帆雖然得了第一,但是不是還有一個夏梓萱被人給失手打死了么,你就一點兒也不擔心夏梓萱的家人會來鬧事?我可是聽說了,夏梓萱可是東楚城城主的女兒,身份不一般那!”

    高向陽想要轉移黃鐘的視線,順便給他添點兒堵。

    沒想到黃鐘無所謂地一搖頭,道:“高老師看差了,夏梓萱只是受了點兒,并沒有生命危險,之前剛剛被接到飛艇上之后就已經清醒過來了,現在正在機艙內跟其他同學說笑玩鬧呢。”

    “這不可能!”高向陽一愣,詫聲道:“夏梓萱的傷勢我可是親眼所見,脖子都特么快斷成兩截了,哪有可能會不死?”

    體內的傷勢他看不到,但是夏梓萱斷得只剩下半邊的脖子高向陽通過監控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那們的情況下,誰還能再活得過來?

    “在接到監護老師的通知之前,我也覺得有些不可能,可事實就是如此。”黃鐘再次得瑟一笑,道:“可能是我黃鐘真的開始要時來運轉了,夏梓萱受了那么重的傷都能復原不死,不知道省了我多少麻煩呢。”

    說著,黃鐘伸手往自己班上的監控畫面一點,二十九班機艙內的情況一目了然。

    嚴寒、花月、趙褚、夏梓萱四人赫然在列,高向陽的目光不自覺地落在了夏梓萱的身上,丫的看上去竟然真的跟沒事兒人一樣,脖子上連個傷痕都沒有了。

    高向陽心中乍舌,他能說不愧是城主府出來的姑娘么,這得吃了什么級別的靈藥才能將傷勢恢復得這么快?

    這么想著,高向陽不由瞥了身邊的黃鐘一眼,這丫昨天被王哲揍成了死狗一枚,哪怕被陳光校長用靈藥給救活了過來,但是肚子上的傷疤直到現在都還很醒目,跟人家完全就比不了啊。

    不要問高向陽為什么會知道黃鐘的肚子上有傷疤,問就是意外。

    “咦,楊帆跑哪去了?”黃鐘打開通訊,輕聲向班長趙褚詢問。

    得知楊帆被校長給叫走了,黃鐘這才安下心下,楊帆現在可是他心中的寶貝,可不能出一點兒意外。

    “高老師,你說依著楊帆現在的實力,連楚飛云都不是他的對手,一個月后的高考,會不會被京華武大或是聯邦武大給特招入校?”

    黃鐘又開始跟高向陽找刺激:“你說,我們二十九班要是出了一個京華武大或是聯邦武大的畢業生,學校會不會再給我這個教導有方的班主任一些額外的嘉獎呢?”

    “唉呀!”高向陽一捂肚子,高呼到:“我不止尿急,現在連屎特么也急了,不行了,我要去洗手間,一刻也不能耽誤!”

    說完,高向陽拔腿就跑,溜了!

    黃鐘在后面得意地笑,心理舒暢得一批,他才出了五分功力,高向陽就開始連屎遁都使出來了,心理素質不行啊。

    “喲,這不是黃老師嗎,恭喜恭喜!”

    “這一次你們二十九班可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成了最大的贏家啊!”

    “誰說不是呢,連高三一班都被他們給干趴下了,一個,牛逼!兩個字,屌!”

    不斷有人過來向黃鐘道喜,整得黃鐘整個人都有點兒飄,當了三年的倒數第一,現在突然翻身,他還真有點兒適應不了。

    不過,真的很爽啊!

    以前這些都不太正眼瞧他的老師,都開始過來沖他伸大拇指,一個馬屁接一個馬屁地拍著,爽得他都有點兒不太記得自己是誰了。

    揚眉吐氣,意氣風發!

    就是這種感覺。

    “剛才我從校長的辦公艙前走過,你們猜我看到了什么?”高三二十三班的班主任劉老師神神道道地看向周圍幾人。

    黃鐘心神一動,難道是楊帆?

    剛才趙褚剛說過,楊帆被陳光校長給叫到辦公室去了,現在應該正好就在校長的辦公艙中。

    “楊帆,諸位都曉得吧!就是黃鐘老師班上的那匹黑馬,這次資源爭奪試煉的最終冠軍!”劉老師沖黃鐘擠了擠眼,笑道:“我剛才看到,楊帆正在陳校長的辦公艙中燃血聚靈,突破武師境界!”

    “陳校長親自為他護法,直到現在都還沒有結束呢!”

    黃鐘還有周圍幾個老師同時一震,楊帆竟然已經在突破武師境界了?!

    這么快的嗎?

    如果他們沒有記錯的話,在昨天之前,楊帆好像還一直都是武徒二級,這才多久,短短兩天的時間,他就一路飆升,開始向武師一級沖刺了?

    這速度,這進境,這是想要逆天啊!

    “這個楊帆的身上,一定有大機緣,大秘密,沒跑!”

    想到此處,好幾個老師甚至都已經開始動起了歪心思,眼神之中虛光閃爍。

    黃鐘心中一提,忍不住接聲為楊帆打著掩護:“這不是很正常么,楊帆同學可是有一個新晉的宗師表哥呢,說不定是王哲宗師暗中給他提供了些特別的修煉資源呢。”

    “他這也算是厚積薄發,后來者居上了!”

    黃鐘特意把“宗師”兩個字說得語氣更重一些,果然,幾位老師一聽到黃鐘提起王哲宗師這個名字,一個個地全都變得老實了許多。

    宗師啊,惹不起!惹不起!

    就算楊帆身上真的有什么大機緣大秘密,有王哲宗師罩著,誰敢亂動心思?

    與此同時。

    陳光的校長專用辦公艙,陳光很意外地接到了學校后勤部張志明主任的電話。

    “陳校長,不好了!”

    “咋?”

    “試煉峽谷中的那些妖獸尸體出問題了!”

    “就在剛剛,我們出艙回收那些尸體的時候才發現,幾乎所有的妖獸尸體,全都只剩下最外一層的皮毛與甲殼,里面最值錢的血肉筋骨,全特娘的不見了!”

    “陳校長,你確定你們離開的時候一切都沒有問題嗎?就算是有妖獸偷吃,也不可能在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內就把四千多只妖獸的尸體全部吃光吧?!”

    張志明有點兒氣急敗壞,直到現在,他都還有點兒不敢相信他剛剛看到的一切。

    滿地的妖獸尸體,每一只都身型如山,高大無比,看上去血肉的分量十分充足。

    可是當他們的收尸隊伍準備去收尸,手掌剛剛與那些妖獸的尸體碰觸到的時候,那些看上去高大無比、血肉充盈的妖獸尸體,全都像是被刺破了表皮的氣球,刷的一下就以驚人的速度塌癟了下來。

    表皮完好,腹中空空,里面的血肉筋骨,竟然全都消失不見了蹤影!

    更嚴重的是,這樣的情況不是個別的一只,而是幾乎所有的妖獸尸體都是這個鬼樣子!

    這張志明如何能不心慌意亂。

    從他接到陳光的通知,到駕駛貨運飛艇趕到試煉峽谷,前后總共連五分鐘都不到,這么短的時間內,再牛逼的妖獸也吃不了四千多只體重差不多都在三噸左右的妖獸尸體啊!

    陳光也很懵逼道:“是啊,那可是上萬噸的血肉,誰特么能吃得完?”

    原本他還指望著這些妖獸血肉能回籠一些資金,減輕一些校內的財政壓力呢,現在可好,又特么泡湯了!

    到底是哪個混蛋,動了我的妖獸血肉?!

    陳光面色陰沉,心疼得厲害,本來這次試煉就已經將校資處給搞得處在了即將要破產的邊緣,現在竟連這最后一點兒回籠資金的手段也被人或妖獸給從根兒上破壞掉了。

    賊老天這是故意在搞他么?

    不覺之間,陳光又將目光瞄向了此刻正坐在他對面,努力突破武師境界的楊帆臉上。

    心有所疑,卻又有點兒不敢確定。

    噬靈鼠的話,陳光自認還是有一些了解的,噬靈匿跡,最擅長的就是偷吃靈果靈藥,對一切含有靈力氣息的東西都極為敏感。

    這樣的妖獸,你說它偷吃了一點兒靈能單位,破壞了學校埋在峽谷內的陣法核心,或還有些可能。

    但是,你讓它在短短半天的時間內就吞噬掉上萬噸的妖獸血肉,它也得有那么大的肚皮啊?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 15选5预测下期号码 体育彩票快乐扑克3 江苏11选5中奖规则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开奖彩经网 北京pk拾开奖视频 宁夏11选5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选号软件 排列五组选5个数多少钱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 福建11选5基本走势图近100期 基础k线图入门图解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详情 最安全最好的理财平台 内蒙古快3今天中奖号码 内蒙古快三预测号码 安徽11选5遗漏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