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閣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我真要逆天啦 > 第778章 弱肉強食,一直都是這個世界的主旋律!
    三分鐘后。

    楊帆、齊冰一行十二人靜身站在清源城外,回頭看著笑靨如花正在不斷向他們擺手告別的崔德壽,還有崔德壽身后的幾位崔氏族老。

    “會長大人,難道我們真的就這么輕易地放過他,當作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直接離開?”

    一直跟在齊冰身后的袁野,突然心有不憤地發了一串不甘的疑問。

    “是啊,會長大人,剛才您為什么不一劍斬了那個老不羞?”

    “他做出來的事情實在是太惡心人了,把這樣的人留在世上,以后他還不知道會再害多少人呢!”

    義憤填膺的不止是袁野,還有程林、古軍、龐雨他們這些小年輕。

    這樣直接離開,什么懲罰也沒有,實在是太便宜崔德壽那個老東西了。

    他們師傅好心救了他的性命,救了整個清源市,結果,那老東西非但不知恩圖報不說,竟然還惦記上了師傅的天賦神通。

    這一次,如果不是有齊冰副會長在,說不定就真的讓崔德壽給得逞了,師傅還有他們這些同伴的下場,也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齊冰扭頭看了這四個孩子一眼,沒有說話,而后目光又往安生、牧千千還有田天佑三人的身上瞄了一眼。

    發現同樣都是年輕人,后面這三個小家伙卻是一臉淡然,似乎對于他不殺甚至也不罰崔德壽的決定并不覺意外。

    這,就是差距啊。

    世家之中出來的孩子,對這樣的勾心斗角與陰謀算計,早就已經司空見慣。

    而袁野他們幾個非世家出身的子弟,心思還單純如一張白紙,所以才會如此憤青。

    當然,憤青也沒有什么不好,心思單純也并非不是優點,只是在這個日益嚴峻的末世之中,再不盡快成長起來的話,這幾個孩子以后怕是會吃大虧。

    唯一讓齊冰感覺到有些意外的卻是楊帆。

    做為此事的當事人或者說是受害者,楊帆這一路一直都表現得極為安靜、淡然,剛剛與崔德壽分別的時候,他甚至還能面含微笑與崔氏一行溫和地揮手道別。

    這樣的城府與心性,還真是,一點兒也不像是一個正常年輕人該有的表現。

    因為哪怕是安生、牧千千與田天佑他們這些世家子弟,哪怕再司空見慣,乍然間遇到這種事情發生在他們自己的身上,心中也難免會有一些小情緒。

    他們雖然不會像是袁野、程林他們這樣義憤填膺把一切都寫在臉上,甚至恨不得直接往崔德壽的臉上吐吐沫。卻也是斷不可能會像是楊帆那樣還能對想要謀害自己的人笑臉以待。

    “楊帆這個小家伙,真的是從西北那種偏遠瘠薄之地走出來的平民少年么?”

    “為什么老夫在他的身上卻看到了一些只有種活了上百年的老狐貍才有的沉穩與狡猾?”

    “剛才崔德壽突然發難的時候,這小子看上去似乎很吃驚,可是卻沒有一點兒驚惶失措,臉上的驚訝與不解,好像完全就是假裝出來的。”

    “不出意外的話,這小子應該也留有什么后手,一種一但發動,就足以要了崔德壽性命的后手!”

    齊冰目光深邃地看著楊帆,他剛才為什么會突然出頭,直接就亮出了自己的保命底牌,就是害怕楊帆會年輕氣盛,直接弄死了崔德壽。

    沒有原因,純粹就是齊冰個人的直覺,一個五級武帝的先天直覺。

    “楊帆兄弟,你是怎么想的?”齊冰輕聲向楊帆問道:“你也覺得這個老夫應該直接宰了崔德壽來出這口惡氣嗎?”

    楊帆微微搖頭,面上含笑:“沒有,我也覺得一個活著的七級武帝,要比死掉的七級武帝更有價值。”

    殺了崔德壽,楊帆所能得到的,也不過就是幾百萬的氣血經驗與一段帝級殘魂。

    而活著的崔德壽,卻是一個活脫脫的帝級靈寶制造機,帝級意志制造機,他所能發揮出來的財富與給楊帆創造出來的價值,要比一死了之多多了。

    剛剛在會客廳內,楊帆所得到的好處,就已經快要趕得到他之前在城外獵殺掉的那數千只低階妖獸了。

    所以,他心中非但沒有生氣,甚至還隱隱有些竊喜。

    幸虧這個崔德壽不是個什么好東西,否則的話,楊帆還真不好意思從他的身上占到那么大的便宜。

    “楊兄弟能這么想,那老夫也就放心了!”

    齊冰不由長松了口氣,他果然沒有看錯楊帆,這孩子還是很有大局意識,很顧大局的嘛。

    “你們幾個也好好看看,多跟楊帆長老學學!”

    齊冰回頭看了眼袁野幾個年輕人,輕聲言道:“做人不能只看眼前,要大氣,更要有大局意識!”

    “殺掉一個崔德壽固然不是什么麻煩事,可是你們有想過殺了他之后會引發出一系列什么樣的不堪影響嗎?”

    “崔德壽此人,雖然為人不堪,可他卻是整個清河鎮守府唯一的帝級強者。”

    “之前在與那三只帝級妖狐死戰的時候,他甚至可以為了清河鎮守府不受侵害,直接以身就義,拼死攔下了一只七級妖帝的自爆!”

    “這是我與葉副校長親眼所見,作不得假,在守護清河鎮守府這一方面,他能做得比任何人都好。”

    輕頓了一下,齊冰繼續說道:“殺了他,我們大家心里固然是爽快了,可是聯邦人族卻會損失一位高階武帝,清河鎮守府也會失去一位真正的守護神。”

    “相信我,這樣的場面,絕對是域外的那些妖族最喜歡看到的!”

    袁野等人被齊冰的一番說辭給擺弄地有些啞口無言。

    從大局上來說,確實很有一些道理。

    可是,崔德壽做出了這么不堪的事情,難道一點相應的懲罰也不該有嗎?

    這樣的話,豈不是實力強大就可以為所謂為,做錯了事情也不必承擔相應的后果,那么聯邦的律法還有什么用,人世間可還會有正義與光明存在?

    “雖然這么說很不合適,有教壞小朋友的嫌疑,但是老夫覺得還是有必要告訴你們一下這個世界的真相。”

    齊冰看著身邊的這幾個后輩,直聲道:“弱肉強食,一直都是這個世界的主旋律!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至于聯邦的律法,與所謂的道德與正義,只不過是強者為弱者所制定的游戲規則。”

    “一但你的修為達到了王者境,世俗間的所有律法其實都已不會在你的身上適用。”

    “只要你不背叛人族,不大肆屠殺平民制造血案,一般情況下,哪怕你犯下再大的錯誤,也不會有人過多追究。”

    “這也是為什么聯邦之中會有那么多像是噬魂魔帝申屠俊風那樣人品不咋滴,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十惡不赦的王級與帝級強者,都能繼續在人族之中逍遙快活的原因所在。”

    “因為他們足夠強大,因為人族需要他們的力量!”

    “而這個崔德壽也是一樣,人族需要他的力量去對抗妖族,尤其是在這種皇者不存,世道混亂不堪的關鍵時節,每一個帝級強者對于人族來說,都至關重要,都不容有失!”

    這本來就不是一個正常的和平世界。

    想要要求每個人都遵紀守法,都公正良善,根本就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所以,不管是聯邦高層,還是三位皇者大人,全都默許了這種高階武者特權階層的存在。

    只要他們不反人類,不投靠妖族,不制造大規模影響惡劣的血案要案,很多時候,大家都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因為相對于部分弱者的不公與不幸,人族更需要的還是這些高階武者的強大力量。

    這,就是現實。

    雖然很殘酷,很畸形,可是它卻是人族聯邦現在最最真實的一面。

    在場所有的年輕人同時默然。

    楊帆也是一樣。

    之前他可沒有想那么多,更沒有齊冰所說的那么偉大,那么有大局觀。

    他之所以沒有直接對崔德壽發難,只不過是覺得活著的崔德壽才能給他帶來更多更大的利益而已。

    可從來都沒有想過,這里面竟然還有這么多的彎彎道道。

    “果然,這些世家大族如此囂張無忌,也并不是沒有任何原因的。”

    “全特么是人族聯邦的這些高層領導給慣出來的!”

    楊帆心中吐槽,不過卻也并不太覺意外。

    畢竟,特權這種東西,哪怕是在真正的和平年代,也是處處可見。更不要說是在這種人人爭命、武道稱雄的末世之中了。

    在很多掌權者的眼中,只要對人族的大局有益,犧牲一小部分人族的利益甚至于性命,也沒有什么不妥。

    “葉老師!”楊帆突然扭頭看向一邊一直都沒有發表自己意見的葉含雙,輕聲問道:“剛才的事情如果換作是你來處理的話,你會怎么做?”

    葉含雙想都沒想,聲音清冷地回答道:“我會直接宰了他!然后向聯邦政府申請再派一位帝級武者過來清河鎮守府坐鎮。”

    楊帆欣慰點頭。

    不愧是從特事局出來的女漢子,眼里揉不得一絲沙子。

    這樣是非觀念奇正的老師,靠譜。

    齊冰卻在一旁邊苦笑搖頭:“葉校長說得倒是簡單,可是聯邦現在哪還有多余的帝級可供差遣?就算是有,你能保證新來的帝尊能像是崔德壽這樣盡心盡職?”

    葉含雙抬頭看了齊冰一眼,慢悠悠道:“所以,剛才我并沒有出手。”

    齊冰:“……”

    :。: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 意大利股票指数 22选5带连线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中奖助手 安徽十一选五任三多少钱 福彩北京pk赛车官网 摆渡配资网 极速快三怎么看计划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图 韩国快乐8预测 20万元闲钱怎样理财好 云南十一选五组三遗漏 炒股搞笑图片杀猪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定牛 澳洲幸运8开奖结果体彩 正邦科技股票分析 广西快乐双彩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