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閣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我真要逆天啦 > 第141章 挖坑,埋人
    十分鐘后,大課間。

    夏梓萱綴使著班長趙褚還有平時與宋子安比較要好的徐樂與高斌二人一同來到醫護室探望宋子安。

    一進病房門,他們就看到正躺在床上假寐的宋子安,看到此刻的宋子安呼吸平穩,臉上也多了一絲血色,夏梓萱不由心中詫異,校醫院的醫治條件什么時候竟然變得這么好了

    宋子安被抬出教室的時候,他們全都看得分明,口吐鮮血,面色慘白,眼見著就沒了半條命去。

    再加上,負責抬送擔架的人又是楊帆與安生,他們還以為宋子安根本就走不到醫護室呢。

    沒想到只過了二十余分鐘,等他們再次看到宋子安的時候,宋子安的傷勢非但沒有惡化,反而還好轉了許多。

    夏梓萱心中不免有些失望,甚至還在埋怨楊帆與安生整個就是兩個膽小鬼,怎么就不能在路上下點兒黑手,讓宋子安的傷勢變得更重一些呢。

    沒有那么重的傷勢,事情根本就鬧不大啊事情不鬧大,怎么引起學校領導的重視沒有學樣領導的,怎么壓得下黃鐘對楊帆的刻意庇護,怎么將楊帆徹底趕出華南武校

    宋子安這個廢物,連受傷都傷得這么窩囊,就算是傷勢真的有了好轉,你也不能這么快就表現出來啊,佯裝一下能死嗎

    要不,趁他還沒清醒過來,老娘悄悄出手幫他一把

    夏梓萱心中起了惡念,想要在宋子安的身上再補一掌,好擴大一下戰果。

    不過看到為了掩飾她與宋子安之間的關系而被她給特意叫來陪跑的趙褚、徐樂與高斌三人,夏梓萱突然有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子安”

    “安哥”

    一進門,徐樂與高斌就急步沖到了病床前,極為關切地低頭看著宋子安“安哥,傷勢怎么樣了,要不要安排轉到中心醫院去”

    “楊帆那廢物,真是忒不是東西,都是同班同學,至于下這樣的死手嗎子安你放心,這事兒沒完,這個仇兄弟們早晚都要幫你找補回來”

    宋子安被二人的聲音吵醒,睜開眼睛瞥了他們二人一眼,然后又把目光投向了他們身后的夏梓萱與趙褚兩人的身上。

    “你們兩個靠后,讓梓萱過來坐”

    宋子安有點兒猴急,徐樂與高斌對視一眼,投給了宋子安一個我們了解的眼神,二話不說,側開身形,把夏梓萱給讓到了近前。

    “宋子安同學,看到你沒什么大礙,我也就放心了”夏梓萱移步靠近床邊,低頭看著宋子安,輕聲慰問,不過卻沒有一點兒想要在病床上坐下來的意思。

    “多謝關心。”宋子安投給了夏梓萱一個你放心的眼神,輕欠了一下身子,腦袋半倚在背后的墻面上,低聲向夏梓萱言道“這一次我雖然受了重傷,可也并不是沒有一點兒收獲,我發現了楊帆一個天大的秘密,只要公布出去,絕對能讓楊帆身敗名裂,徹底滾出華南武校”

    夏梓萱柳眉一揚,瞬時便來了興致,身子微微低俯,切聲向宋子安問道“什么秘密”

    宋子安抬手一指床面,輕聲道“梓萱,你坐下來,我慢慢跟你說,這樣抬頭看著你說話,太累了。”

    夏梓萱不疑有它,順勢就在宋子安的側旁坐下,而后再次出聲向宋子安問道“快說說看,你到底發現了楊帆的什么秘密”

    宋子安緩緩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五指張開探到夏梓萱的眼前,夏梓萱一怔,瞬間就想起,之前在演武教室,楊帆似乎也對黃鐘做出過這樣的動作。

    而且就是在那之后,黃鐘就像是突然變了個人一樣,開始一面倒地站在了楊帆的這一邊。

    莫不成,宋子安所說的秘密,其實就隱藏在楊帆的這個巴掌里面

    “楊帆的秘密就是啪啪”

    咝

    在趙褚、徐樂與高斌不可思議的目光中,宋子安突然揚起了他伸出的右手,照著夏梓萱嬌嫩的小臉蛋兒就是一正一反兩個大嘴巴

    聲音清脆,下手狠厲,手掌之上甚至連氣血之力都運用上了,饒是夏梓萱武徒八級的修為,在猝不及防之下,還是實打實地生受了下來。

    趙褚幾人看得分明,只是瞬間的功夫,夏梓萱的臉上就多了兩道血紅的掌印,整張臉都腫了。

    太狠了

    誰也想不到宋子安會突然對著夏梓萱來這么一手,完全沒有道理啊

    整個二十九班,誰不知道宋子安一直都在暗戀夏梓萱,平時在夏梓萱的跟前鞍前馬后,殷勤跪舔得不得了,怎么會突然間就如此翻臉無情

    “你個臭婊子如果不是你在暗中竄綴著讓我去偷襲楊帆,我特娘的能夠落得如今這般下場”

    “身受重傷不說,還他娘的被人家給嘲笑是廢物不如,連楊帆那個華南之恥都打不過,還不如直接找塊豆腐撞死得了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

    “不就是因為楊帆發現了你在外面給人當小三偷偷到醫院做人流的秘密嗎,這算什么虧得老子還一直把你個成是什么清純玉女,沒想到竟然也是爛貨一個,老子真是瞎了眼才會看上你,才會為了你去故意傷害自己的同學”

    “我好悔啊,我好恨為什么老天會如此待我,我到底做錯了什么”

    宋子安仰天痛哭,眼淚嘩嘩。

    趙褚、徐樂、高斌同時一個激靈,目光刷的一下就挪到了夏梓萱的身上。沒想到隨便出來探個病號,就能聽到如此勁爆的秘聞,他們一會兒該不會被夏梓萱給滅口吧

    徐樂與高斌不由自主地全都往班長趙褚的身邊靠了靠,在場的人中就數趙褚的修為最高,一會兒夏梓萱真要發瘋的話,也就只有他才能制止得了。

    孰不知趙褚一在也是心慌得一批,因為他已經從夏梓萱的身上感應到了一股冰冷至極的危險氣息,這個女人平時竟然隱藏了修為,看她此刻突然爆發出來的氣血強度,至少也有九千刻以上,妥妥的武徒九級,真要打起來的話,他并不一定會是人家的對手啊。

    “這特么都是什么事兒啊”

    趙褚無力感嘆,看向宋子安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這個宋子安看上去挺聰明的一個人,為何今天卻在屢屢作死

    先是在黃鐘的武道課上故意偷襲晉升中的楊帆,犯了大忌。然后又在醫護室中這么大聲地揭露夏梓萱的老底,讓夏梓萱起了殺心。

    這特娘的簡直就是活得不耐煩了啊

    轟

    病床被夏梓萱突然暴發出來的氣勢從中震裂,宋子安也隨之摔倒在地,他掙扎地坐起身來,臉上的神情猙獰,死死地盯著夏梓萱

    “臭婊子,被我揭到了痛處,惱羞成怒了對不對你現在有多憤怒,老子之前的心情就有多痛苦,我宋子安簡直就是瞎了眼,怎么會把自己的感情投放到你這樣一個不知羞恥的女人身上”

    夏梓萱低頭俯視著宋子安,臉上的紅腫因為氣血的運轉已然消退,但是那兩個蘊藏了特殊勁力的巴掌印卻不是短時間內就能消散,所以,此刻,臉上頂著兩個血紅色巴掌印的夏梓萱,表情特別的恐怖兇殘。

    “宋子安,你很好。”夏梓萱壓抑著胸中的火氣,嗓子有些沙啞地向宋子安說道“從小到到,你是第一個敢這么指著鼻子罵我的人。現在,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告訴我,到底是誰在背后造我的謠說出來,我饒你不死”

    夏梓萱的牙齒咬得咯咯響,鼻孔里面呼出的氣息都冒著冰冷的寒氣。

    “夏同學”趙褚這時突然出聲勸說“冷靜,一定要冷靜,大家都是同學,沒有必要搞得這么你死我活。而且這里可是學校,無故動手的話,校紀部肯定會來插手,你也不想把這件事情弄得人盡皆知吧”

    夏梓萱身形一頓,不由扭頭朝著趙褚看了一眼,趙褚一個哆嗦,被這小娘們狠厲無比的目光嚇得夠嗆。

    “趙褚,少拿校紀部來嚇唬我。你現在最好給我乖乖地呆在一邊,若敢插手,老娘頭一個拿你開刀”

    說完,夏梓萱又回頭看向宋子安,抬腿一腳踩在了宋子安的胸口,稍稍用力,宋子安剛剛才愈合的傷口再度迸裂,忍不住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宋子安,說還是不說”

    夏梓萱已經漸漸地沒有了耐心,趙褚說得不錯,醫護室里出了這樣的事情,校紀部肯定不會坐視不理,再不快點兒的話,可就真的沒時間了。

    “哈哈哈”宋子安邊吐血邊癲狂大笑,抬手指著夏梓萱“你的修為明明已經到了武徒九級,平時卻還藏著掖著不敢暴露,怕就是因為這是你在外面的金主爸爸勻給你的嫖資吧你果然是個人盡可夫的臭婊子,可憐老子之前瞎了眼,竟然會為了你這樣一個骯臟的東西,去鞍前馬后,去自毀前程地陷害自己的同窗”

    “你找死”

    夏梓萱火冒三丈,再也無法容忍,腳下一用力,就聽到宋子安的胸前骨頭碎裂的聲音。

    “夏梓萱,住手”

    趙褚面色大變,連忙挺身沖去,他沒想到這個瘋女人竟然真的敢下死手,這一腳下去,宋子安傷上加傷,開不好真的會死人啊

    “滾開”

    夏梓萱一揮手,隔空與趙褚對拼了一掌,趙褚身形一晃,被迫又被逼退回了原地,同樣都是武徒九級,可是他竟然完全不是夏梓萱的對手。

    徐樂與高斌嚇得尾巴根直顫,想都沒想,刷的一下就落荒而逃,什么宋子安,什么趙褚,全都被他們給拋到了腦后。

    趙褚一聲苦笑,這兩個廢物,就知道他們靠不住

    “不自量力”夏梓萱冷冷地瞥了趙褚一眼,然后又低頭向地上的宋子安看來“宋子安,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告訴我在背后詆毀的那個人是誰,是不是楊帆那個賤人”

    夏梓萱的智力突然上線,剛剛宋子安明明已經有說過,似乎就是楊帆在醫院看到她去做人呸肯定是楊帆無疑

    不過,夏梓萱與楊帆從來都沒有過任何沖突與仇怨,楊帆不會無緣無故地故意在宋子安的跟前造謠。

    唯一的解釋就是,肯定是宋子安在被送來醫護室的路上,向楊帆說了些什么,所以才會被楊帆這么故意挑撥

    這兩個人,都該死

    夏梓萱眼中閃過一絲狠色,不過她并沒有直接一腳把宋子安給踩死,而是輕輕地收回了她的右腿。

    這里是華南武校,不管是傷人還是殺人,都極為不智,想要讓楊帆與宋子安死無葬身之地,絕對不能急在這一時。

    就在夏梓萱理智回歸,準備撤身離開的時候,病房門外突然來了一個左胸前戴著金色校徽的中年老子,堵在門前,目光冷冽地往病房里面掃視了一眼,最后落在夏梓萱的身上“校紀部接到舉報,說是有人在醫護室行兇,說的就是你吧,這位女同學”

    夏梓萱身子一僵,該死的,校紀部的人怎么會這么快就來了

    從她出手暴發,到校紀部的人出現趕到,前后甚至都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校紀部的人除非是未卜先知,否則絕對不可能會這么快就趕過來

    “被人算計了”

    夏梓萱胸中的怒意閃現,腦子里面不由自主地就浮現出了楊帆那張猥瑣無比的死人臉。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 黑龙江11选5官网 湖北快3今天走势图 什么是股票配资 玩北京pk10哪个平台好 排列三最近100期 宁夏11选五最划算玩法 广东11选5怎么算中奖 怎样才能申购新股票 贵州快3号码分布图 股票在线查询 浙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牛势策略 内蒙古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百度 股票下跌公式 北京体彩11选五 bfb游戏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