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星正在迅速地枯萎,生活在這里的永恒神族愈發感受到生存的嚴酷,空前的貧窘降臨在這個高傲族群的身上。

    他們從沒有人想過,自己有朝一日竟會嘗到饑餓的滋味。

    畢竟他們是神族,即使再落魄,也是居于宇宙食物鏈頂端的存在,可以輕易地從宇宙各地獲取資源。

    然而奧丁之力與三顆無限寶石的力量是如此強大,讓他們無法離開泰坦星一步。

    試圖逃離泰坦星的人從未斷絕,但沒有一個人成功,永恒神族的所有人都被死死地禁錮在這顆狹小的、即將枯竭的平庸行星。

    在這令人絕望的處境中,永恒神族可謂度日如年,壓抑甚至恐怖的氣氛愈發濃郁。

    日升日落,泰坦星有人死亡,卻沒有人出生。

    多年后的這天。

    大片破敗的廢墟中,已罕有整潔的建筑,幾十名戰士行走在荒廢的道路上。

    這幾十人的領頭者相貌怪異,身材異常魁梧,同時有著紫薯一般顏色的皮膚,看上去十分奇特,與其他人相比就像是兩個種族。

    他自然正是薩諾斯。

    此時,薩諾斯全身披甲,手里拎著一把風扇大刀,與幾隊戰士行走在路上,所有人的臉上都布滿緊張和凝重。

    “薩諾斯,我想你的方案是對的”身后一個戰士低聲說。

    “太遲了。”薩諾斯沉聲道,“一千年前,我們只需要消滅一半的人口,五百年前,我們只需要消滅三分之二的人口。”

    “現在,我們幾乎一無所有,已經走在毀滅的邊緣,消滅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口才可能獲得一線生機一切都已經晚了。”

    不多時他們抵達一個圓形建筑附近。

    建筑旁邊立著一個牌子倉庫重地,擅近者死

    倉庫周圍有許多戰士把手,他們和薩諾斯等人一樣,都是神色緊張凝重。

    “該換班了。”薩諾斯說道。

    駐守的戰士中走出一個銀發男子,他先是按部就班地與薩諾斯對了暗號,然后說了句“薩諾斯,你覺得倉庫里的物資還夠我們生存多久”

    “誰知道,也許幾年,也許我們會先死在叛軍手里。”薩諾斯接著感嘆了一句,“無限寶石真是不可撼動的偉力,在它面前,我們簡直像螻蟻一樣渺小。”

    銀發男子點點頭,同樣深深慨嘆“是啊,只是三顆無限寶石的力量就讓我們陷入這樣的境地。如果有誰能掌握全部的六顆無限寶石,我想他甚至可能會有毀滅世界的能力。”

    “不是可能,是一定,而且只需要一個響指。”薩諾斯說,“好了,你們回去吧,我們負責接下來的值守。”

    “咻”不過就在這時,忽然有一箭矢飛來,直奔薩諾斯。

    “鏘”

    薩諾斯反應奇快,風扇大刀一揮,就將箭矢擋下。

    “是叛軍”銀發男子神色一變。

    話音剛落,不遠處就有大片人影出現,足足有數百人之多。只不過相比于薩諾斯等人,這些叛軍大多面黃肌瘦,顯然都處在極度的饑困之中。

    不過他們戰意強烈,雙目都發出嗜血之色,仿佛是一群野獸,甚至不畏同歸于盡。

    “殺死貴族,平分倉庫物資”叛軍們高呼著殺來。

    “殺啊”

    銀發男子看了一眼薩諾斯“先把這些叛軍解決吧,數量可不少。”

    薩諾斯點了點頭,一手緊握風扇大刀。

    很快,叛軍就與守衛短兵相接,雙方戰作一團,浴血廝殺。

    薩諾斯本身實力強大,加之裝備精良,根本無人是他的對手,在戰場上他就像一臺絞肉機,瘋狂收割著叛軍的生命。

    他手中拿著的風扇大刀,則毫無疑問像是絞肉機的刀片,所過之處,盡是橫飛的血肉。

    來犯的叛軍是守衛的數倍,但實力卻差了太多,何況守衛中還有薩諾斯這樣的強者。

    因此戰斗一開始就形勢分明,叛軍明顯地落入下風,成片成片地倒下,不多時就死傷過半。

    但幾乎沒有叛軍退縮,顯然,他們已經沒有退路,橫豎都是一死了。在這種情況下,守衛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又過了一會,守衛的傷亡接近一半,叛軍則幾乎全滅。

    “啊啊啊”在絕望的怒吼聲中,一個叛軍沖向薩諾斯。

    薩諾斯猛然一揮風扇大刀,直接將這名叛軍的身體從中切開

    鮮血濺到他的臉上,使他的視野出現大片血色。

    就在這時,透過視線中的血色,薩諾斯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不禁動作一滯。

    只見在殘存的叛軍之中,赫然有一個短發女性,她衣衫襤褸,瘦小的手臂擎著一把破損的匕首,臉上布滿淚痕。

    “塞希拉”薩諾斯走向她。

    “別過來”塞希拉驚恐地后退,一邊雙手握著匕首,直指薩諾斯。

    薩諾斯停止了前進,神色復雜地看著她。

    忽然一聲慘叫,卻是倒數第二個叛軍被銀發男子擊殺,來犯的叛軍至此只剩塞希拉一人。

    塞希拉絕望地看了看四周,隨即忽然跪地痛哭起來。

    薩諾斯再次抬起腳步,緩緩走向她,最終蹲在她身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

    塞希拉不得不抬頭看著他,眼中淚水卻止不住。

    薩諾斯就這樣近距離地與她對視了許久,忽然說道“塞希拉你一定已經明白我是正確的了,對嗎”

    塞希拉不語。

    不遠處的銀發男子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薩諾斯,眼中閃過一絲玩味“薩諾斯,她是你的紅顏知己嗎”

    薩諾斯恍若未聞,依舊與塞希拉對視,同時自顧自地說道“看看這周圍的人,他們本可以安詳地、毫無痛苦地死去,并贏得幸存者的感恩與緬懷。然而現在,他們卻在饑餓以及同族的廝殺中死去,殘忍萬倍。”

    “現在,你還覺得我當初的方案很殘忍嗎”

    塞希拉依舊在哭泣,不過卻沒再流淚,大概她的眼眸已經枯竭了,就像這顆星球。

    “告訴我,塞希拉。”薩諾斯追問道。

    塞希拉嘴唇動了動,似乎要說什么。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寒光襲來,隨即響起一聲慘叫。

    “啊”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 江苏体彩7位数预测 幸运28预测软件下载 广东11选5最长遗漏号 十一选五甘肃怎么计算 福建快3遗漏查询 手机股票游戏中文版 上海快3最新开奖 新三板股票行情 陕西快乐10分最大遗漏 北京11选五5开奖历史查询 北京快乐8推荐和预测 棋牌游戏大厅 河南福彩22选5选号诀窍 中石化股票推荐 2020010七乐彩开奖结果 快赢481最近2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