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閣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全知全能者 > 第171章 禍福茫茫不可期
    像魔法。

    像夢幻。

    就在幾人包括田浩自己的注目下,本來全是湯汁的大鍋里,零零星星地冒出了不少可見固塊,而隨后,這些固塊越來越多。

    這樣的一種“無中生有”,對沒見過的人來說還是頗有震撼力的。

    小洛普更是兩眼睜得賊大,一邊看看田浩,又一邊看看鍋里,心里對這個田伯的佩服簡直是沒邊了。

    田浩用大勺舀起了一些。

    晶瑩,剔透。

    其實也沒有這么夸張,但在透戶進入的陽光的映射下,勺子里的東西仿佛被施加了另一種魔法。

    而在場之人,更是在一種特別的心情下,放大了某種情緒。

    大掌柜兩眼直直地盯著勺子,一時間大氣都不敢或者說顧不上喘一下,看了好一會,他才語氣有點不穩地道“老田,這個也是能吃的”

    當然

    夢中,那是怎么來著的

    其實田浩清清楚楚地記得,一點兒都沒有模糊,他甚至都不覺得這輩子會模糊里面的任何內容。

    夢里一開始,他就看見了一本“書”。

    田浩其實沒有見過書,他最多就見過一些不正規的小冊子,比如以前他自己就有一本,是用來記帳的。

    而就算有書給他,他也不認識字。

    最多,最多認識那么幾個,比如一二三四五什么的。

    但在那個夢里,他卻神奇地一下子就認識了書頁上的幾個字,“變廢為寶,開荒草種子的一百種吃法”。

    后面,就沒有字了,那個書頁在他的夢里旋轉開,旋轉成了他其后見到的場景。

    雖然這都已經是第三次的夢了,但早上醒來,田浩還是怔怔地坐在床上。

    夢里學到的那些東西就不說了。

    田浩還在意的一點是,他識字了

    一共十五個字,除去原本認識的一個,簡單來說,他一下子新認識了十四個字

    都顧不得洗漱,甚至連鞋子都顧不上穿好,當然衣扣也沒有一個一個扣好,蓬頭垢面的田浩只是披著衣服,來到庭前,蹲下身來,隨手撿了一個小石子,就在地上寫劃。

    變,廢,為,寶

    當夢里書頁上的那一個個字,既陌生又熟悉地從他的手中寫出來,從他的嘴里念出來

    僅僅十五個字,田浩寫了很多很多遍,也念了很多很多遍。

    寫到把他屋子前面的庭院都蓋了一小半。

    念到他的喉嚨都有點隱隱的啞痛。

    但他的心中卻只是激動和高興。

    他,識字了

    三個夢。

    第一個夢沒什么,只是叫他到橋頭去接一個人。

    第二個夢,少爺教他拳法。

    少爺說,這還不是修行,只是修行前的準備。

    但對田浩來說,這就是修行

    是的,少爺已經教他修行了

    盡管少爺說他還沒有通過考核。

    第三個夢,從識字開始,田浩一下子接受了很多很多的東西,就是那行字說的,開荒草種子的一百種吃法

    之前的湯汁,是一種。

    現在的嫩塊兒,是一種。

    把嫩塊兒去水,壓成老塊兒,不同程度地去水,這里面又可以分成好幾種。

    而這些,都還是最基本的吃法。

    “吃,能吃”腦海里閃動著夢中的場景,絲毫無礙于田浩回應大掌柜的話。

    他的思緒有點恍惚,但他執勺的手卻穩得像是磐石一般,下一刻,勺子穩穩傾倒,勺子里那晶瑩剔透且泛著香味的嫩塊兒就被他倒入了大掌柜剛才喝湯汁的那個大碗中。

    田浩的動作并沒有停,又接連把其它幾個碗中都盛上。

    “來,大家都嘗嘗”

    “可以就這樣吃。”

    “也可以加糖。”

    “還可以加醬。”

    小勺一挖,伴隨著輕微的咕噥一聲,滿滿的一整勺,就被大掌柜吞了下去。

    講真,他還都沒有仔細感受到什么味兒。

    但那種鮮嫩,那種順滑,卻通過舌頭,通過口腔,通過喉嚨,一直傳遞下去。

    傳到他的心里。

    傳遍他的全身。

    “老田,我以后的早餐,就吃這個了”都來不及吃第二口,大掌柜便急匆匆地這般宣告道。

    田浩都有點想笑。

    您片刻前不是還說以后每天的早餐是那個湯汁么

    這改得可真快

    不過大掌柜的急躁也就是這一口,從第二口開始,他就品嘗得很優雅了。

    什么都不加,就這么吃。

    “好”

    加點兒糖。

    “好好極了”

    糖換成了醬。

    “好太好了”

    其他人的反應和大掌柜如出一轍,當然,他們把口頭上的評價就免了,只是吃。

    特別是小洛普,一個勁地猛吃。

    他似乎瘋狂喜歡上了加糖的,一碗不夠,還要再來一碗,眼見著把那不大的肚子都給吃得撐起來了。

    作為掌勺的“大廚”,田浩還是矜持著的。

    在其他幾人都吃得稀里嘩啦之后,他才端起碗來,開始品嘗。

    但當那極其鮮嫩極其順滑的東西入口,那種從口腔到整個身體的美好體驗,還是讓他不自覺地加快了速度。

    而當加了醬之后。

    嫩滑沒有改變,那種鮮卻一下子激增了不知多少。

    “我以后的早餐,也吃這個了”一時間,田浩心里甚至升起了和大掌柜一樣的想法。

    總之,開荒草種子做成的湯飯,第一次的試做和試吃,就徹底征服了在場的所有人。

    他們中,有老,崔掌柜,有中,田浩和兩位大廚,有少,小洛普。

    老少皆歡

    而當那些嫩塊兒全部被從鍋中盛出,倒在平鋪于木匣上的紗布里,然后,紗布合上,石塊壓上,這種湯飯,又開始進入了另一個流程

    田浩心里唯一的小小遺憾,就是不能把第一次親手做的這些,獻給少爺品嘗。

    他見不著少爺

    繼這第一輪第一鍋之后,隨后,這一天,又起了一輪開了一鍋。

    而隨后,這新的一鍋,從最早的湯汁開始,到隨后的嫩塊,再到后面的老塊兒,一份三種俱都被精心盛裝著,從同福樓中,派送向了郡守府、藥師堂、紫華閣

    所有在同福樓有份子的合股方,都派送了一份。

    甚至,還附有簡短的食用說明。

    而就從這一天開始,一類新的食物,從同福樓中,登上了郡城的舞臺,也登上了這個世界的舞臺。

    這個以驚艷方式登場的小東西,將注定驚艷千年、萬年。

    或者,以后,以后的以后,它將不再是“驚艷”。

    光華褪去,變成“日常”。

    但這其實,比驚艷要難多了。

    有多少驚艷,能經得起歲月的磨礪,而不被風塵掩去,卻轉化為日常呢

    就算是在千載萬載的光陰里,一般來說,也不過就是寥寥地那么幾種或一些而已。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