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閣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都市修真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演武會
    算起來這是周陽第三次踏入洪門會總部,感受再次發生變化。

    第一次是雷家傳話,當時總部內還在緊張布置,周陽也沒有太多時間去觀察,只是覺得很奢華,很氣派。

    第二次就是三天前的公開大會,那時候周陽覺得洪門會的總部磅礴大氣非凡,可與國爭鋒。

    然而這一次,大大不同。

    從最外門開始,沿路兩邊的就插滿了各色的旗幟,不是國旗,而是洪門會最早成立期間的五祖祖堂旗幟。

    黑紅藍白綠,分為長房彪字旗,二房虎壽旗,三房虎合旗,四房虎和旗,,五房虎同旗。

    分別代表了洪門五祖的傳承。

    各色彩旗沿路直通總部最中央,道路兩旁洪門義士均是身著勁裝,頭頂裹布打扮,濃烈的江湖氣息撲面而來。

    相比去年的武林大會,周陽反而覺得這里才更像真正的江湖,不知不覺就容易讓人代入其中。

    這一次,高層沒再讓人花那么長時間走到內部,都是自己人,沒必要再震懾什么,而是安排了代步工具,很快,所有人集中到了最中央的巨大廣場。

    擂鼓震天,廣場內舞龍舞獅,煞是壯觀,振奮人心。

    圍繞巨型廣場,邊緣設立了不少座位,待周陽一行人到達時,座位上幾乎快坐滿了人。

    不過相比前兩天的會議還是要少了不少人,周陽大概看了看,在場的應該都是幫會社團人士,其他國家政要都不在受邀之列。

    司徒邵元帶領洪門會元老、高層就坐在距離廣場最近的位置,雷宇鴻赫然在列,而且緊靠在司徒邵元身邊。

    從職位上來說,雷宇鴻身為坐堂本就是為了正副龍頭共同服務,明面上不能算是副龍頭黃華生的人。

    “各位叔伯、同胞、還有來自各地的兄弟幫會,今天,才是咱們自己人聚聚的時刻,這兩天大家跑來跑去的,受累了,今兒也該放松放松了,哈哈哈。”司徒邵元站起來,環視一周,語氣和善笑道,不乏真情流露。

    今天司徒邵元一襲淡青色唐裝,一改往日的中山裝古板裝束,不止是他,其他高層也都穿著很隨意。

    親近人心的話語令廣場上的肅殺氣息頓時輕松了不少。

    “洪門會成立至今三百余年,如今能在這里站了腳,扎了根,離不開在座每一位兄弟,長輩的付出。”

    “猶想當年,五祖反清戰敗,洪門會幾經飄搖,無奈歸散隱退民間,然,數百年來,后人不敢忘本,奮起殺敵,立志復國華夏,驅強虜,斬內敵,終得善果。”

    司徒邵元的一番話令在場所有人唏噓不已。

    是啊,現在的洪門會雖然風光無兩,但早期真的是弱勢得不行,多少人為了那個理念在負重前行。

    “洪門會是鮮血筑起來的!”

    “凡入我洪門,皆是兄弟,凡助我洪門,皆是手足,各位兄弟手足,請先受我一禮!”司徒邵元陡然聲音高昂,面容一整,直接面對四周彎腰鞠躬。

    “哎呀,元先生,使不得……”

    “元先生,折煞大家伙啦……

    “元先生為洪門會鞠躬盡瘁,您應該才是最大的功臣……”不少臺下的洪門會老人淚灑當場,哽咽不已。

    周陽的余光看到陌如聲也是眼角泛淚,不由得撇了撇嘴,這司徒邵元挺不簡單那,洪門會的真正歷史他從絕密資料中看過,哪有對方說得那樣壯志雄心。

    反清復明是不錯,但第一代創始人并非來自民間,他的思想真正是為了推翻異族嗎?

    還不是想自己掌權,去做皇帝!

    然而司徒邵元三言兩語地就能把人心收攏住。

    不過倒也不能忽視洪門會的崛起過程,有一點司徒邵元說得對,不管洪門會最初的宗旨是不是為了驅逐異族,但做法上確實是在反清。

    后期更是為了幫助華夏推翻封建政府不遺余力,否則,華夏成立之初,不管誰當政,也不可能容忍一個社團壯大到這個地步。

    “今天是咱們自家人的大喜日子,我就不說那些煞風景的話了。”

    “相信大家能夠看出,前幾天,我們已經跟各國政府大成各種協議,今天沒有當官的在,我也一身輕松,不用跟在座各位同胞客套,此時此刻,是屬于我們這個大家庭娛樂的時間。”

    司徒邵云平易近人的另一番話語再次引得在場眾人放聲大笑。

    這才對嘛,洪門會的底子在于幫會社團,誰不是從市井中打拼出來,若不是顧全大局,那些繁文縟節的早就煩透了。

    “為了給大家添點刺激,我可是留下了不少好彩頭,今天我就看誰能夠拿的頭籌。”不用司徒邵元解釋,誰都知道他所說的彩頭是什么。

    資源!

    歷來公開大會之后的演武大會都會有這樣的彩頭,這都是之前分配之后多下來的資源,誰有能力拿到歸誰,而這個能力就是指武力!

    比武!

    洪門起源于江湖,發展于江湖,武力是其根本,哪怕在這個時候都不能算落伍。

    可以說,這個彩頭相比直接給獎勵要好上很多,資源是能夠再生資源的,環環相扣,代表自家分會能夠走得更長遠。

    周陽身邊的陌如聲不由得咧開了嘴,要說武力嘛,以他化勁大后期的實力,在場排個前三還是沒有問題的。

    再加上自己帶來的這么多人,實力強悍的不在少數。

    一兩份資源,唾手可得!

    陌如聲想著想著嘴角笑意更甚。

    講真的,每次公開大會朝鮮國分到的資源都少得可憐,畢竟就那么大點地方,要經濟沒經濟,要人脈沒人脈,簡直是后娘養的,給多了別人會反感。

    他朝鮮洪門會之所以如此積極參加洪門峰會,可以說就是看中這個時候搶資源。

    司徒邵元講完之后不再多話,將廣場留給即將上臺的那些人。

    鼓聲再起!

    “咦?陌老,這奪彩頭沒有規則嗎?”周陽好奇問道。

    陌如聲知道周陽問的什么意思,遂解釋道,“規則當然是有的,不然從頭到尾都是化勁上場,那些中低武者豈不成了打醬油的?”陌如聲直接說出的周陽的心思。

    “這個傳統由來已久,近幾十年來都不曾變過,大家都是心照不宣,先上場的都是外勁,基本上外勁這個層次可以奪得一個彩頭。”

    “當沒有更強的外勁上場之后就是內勁,內勁一般的前兩名分別可以獲得一個彩頭,也就是兩個。”

    “等到沒有更強的內勁上場就到了化勁,而化勁可是有三個彩頭,分給前三甲。”陌如聲詳細解釋完畢。

    “沒有神境上場嗎?”周陽不經意繼續問道。

    “神境?”陌如聲聽后一愣,緊接著沒好氣道,“神境還缺啥資源,想要什么開口不就行了,你還擔心元先生不給面子?”

    隨后,陌如聲想了想之后又說,“當然還有一個辦法可以額外獲得彩頭,在場的雖說都是一家人,但分會之間難免會產生矛盾,可幫會有規定,兄弟不得相互殘殺,所以這個矛盾一旦到了無法調和的地步,也只有在這個時候解決,江湖事江湖了。”

    “輸的一方就讓出資源?”周陽若有所思反問道。

    “不錯!”

    聽完之后,周陽更是砸吧著嘴角不屑道,“什么兄弟不得自相殘殺,之前那雷浩澤還不是追殺白沐堂來著……”當然他的聲音極低,除了陌如聲之外,沒人聽到。

    陌如聲無奈地看了周陽一眼,有些事知道就行,犯不著說出來呀,規則是死的,人是活的,當初雷浩澤不也沒有明擺著說要殺白沐堂嘛,對外也只是聲稱抓捕。

    “嘿嘿,陌老,想不想我幫你多弄幾個資源?”周陽再次低聲玩味說道。

    “嗯?您幫我?”陌如聲怔怔地看著周陽,緊接著面色一緊,“別,千萬別……我可不想讓朝鮮分會到處樹敵!”

    陌如聲差點沒嚇壞,周陽怎么想的他還能不知道?

    剛才已經說過,神境無需上臺,那周陽想上臺的話,只有一條路,挑戰別人搶資源!

    這是往死里得罪人啊,畢竟朝鮮洪門會根本沒有什么敵人,除非破壞規矩。

    如果說周陽未來一直都是他朝鮮分會的人那也就罷了,有個神境坐鎮,想怎么折騰都無所謂,只要不去挑戰洪門會的底線。

    但陌如聲知道,周陽只是偽裝的身份加入,對方到底想做什么,他到現在都不清楚,哪敢任由對方瞎胡來。

    之前雷浩澤的死十之八九跟周陽脫離不了關系,再加上周陽說不定還揣著國家的什么任務,萬一被別人拆穿了,他陌如聲豈不成了洪門會的叛徒。

    “呵呵,說說而已,說說而已,別激動嘛。”見陌如聲眼神不善又不敢聲張的模樣,周陽輕笑安慰道,眼底卻是劃過一道不為人知的光彩。

    就在周陽跟陌如聲交流的時候,廣場中央已經有人交上了手。

    四周擂鼓助威,整齊而振奮。

    兩名外勁武者,對于更高層次的武者來說,外勁只是堪堪入門而已,自然入不得高手法眼。

    但不乏在場有不少歐美國家的分會,本身武力就比較弱,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安装到手机 体彩电子投注单停售 期货配资软件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l 十一选五黑龙江一定 加股票微信群 湖南快乐十分玩法与奖金表 100送100真人百家乐4倍流水 快乐8官网下载app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5月31日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实时 爱上配资 pk10网站 云南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福建36选7怎么玩 上证指数大盘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投注规则